不平等条约的签署,让我们的欢喜哥除了割地外还要赔款:

  为安妮军团所有的女孩子做一顿吃的!

  耻辱啊,这简直就是身为新仙桃村代理村长雷欢喜最大的耻辱啊。

  可有什么办法?

  息事宁人,息事宁人。

  谁让我们的欢喜哥率先使用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呢?

  干脆,让包晓云把她的男朋友欧阳迟也叫来了,反正也很久没有见面了。

  杀了一只鸡一只鹅一只鸭,从鱼塘里弄了几条鱼,蔬菜都是现成的。

  住在仙桃村就是好,基本不用为菜发愁。

  只是走进厨房的时候,欢喜哥又是唉声叹气。

  这帮女孩子在这住了两天,这厨房被她们破坏得惨不忍睹啊。

  算了,算了,我忍!

  外面传来那些女孩子不停的“咯咯”笑声,只可怜我们的欢喜哥一个人在厨房里忙这忙那的,也没有人来帮个手。

  我再忍!

  等把这帮瘟神给请走了就好办了!

  “欢喜,欢喜。”外面传来了欧阳迟的声音。

  “来了,来了。”欢喜哥很快走出了厨房。

  “好家伙≌,..,当起火头军了?”

  欧阳迟一看雷欢喜这样子笑嘻嘻的把手里的东西放了下来:“给你带来了一幅画,赝品,别当真品啊。”

  “太客气了,太客气了。你说你也不带副真品来。”欢喜哥一点都不客气笑着说道。

  他就喜欢欧阳迟从来不会虚情假意这副脾气。

  “真品?你知道这赝品就值多少钱?”欧阳迟说到这里,忽然摇了摇头:“反正你也不懂,可我就不明白了,一个对艺术一窍不通的家伙,怎么就画龙画的那么传神。”

  已经和安妮和好,又亲热的和亲姐妹似的艾米丽眨了眨眼睛。好像听出了什么味道。

  欧阳迟是开画廊的,而且在艺术方面的造诣很高。

  说一个人画画画的逼真常有的事,但要说出“传神”这两个字可就难得了。这对于一个人来说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

  难道雷欢喜还懂得画画吗?

  “别瞎扯了,进来帮忙。”欢喜哥的笑容褪去,看着一帮的女孩子叹息一声:“这帮姑奶奶我是指望不上的了。”

  欧阳迟也会做饭,而且做得不错。听了欢喜哥的话一撸袖子很快跟他一起进了厨房。

  两个人同时动手,倒不是速度能够加快多少,而是有人说话不觉得无聊了。

  欧阳迟的画廊最近生意不错,接连成交了几幅画,而且价格不低,他从中赚取的佣金同样也很可观。

  只是最近在他画廊隔壁又新开设了一家画雪小斋,而且无论从规模还是数量上都超过了欧阳迟的画廊。

  “那你可有竞争对手了。”欢喜哥笑着说道。

  “有竞争对手好事啊。”欧阳迟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我做这行的时间很久了,做得也还算比较顺,最近两年人也越来越懒了。现在多个竞争对手,希望能够重新激发起我的斗志。”

  欢喜哥笑了笑,这行他是彻底的外行,也帮不上欧阳迟什么忙。

  “哎,听说你参加了‘蓝丝巾计划’?”欧阳迟顺口问了一声。

  “还没有正式定下来呢。”欢喜哥把自己如何申请加入“蓝丝巾”计划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什么时候走?”

  “估计过年的时候。”

  “那可惜了。”欧阳迟叹息一声:“大年初二,云东市要举办一场艺术品的慈善拍卖,我的画廊也报名参加了,全国各地的艺术品收藏鉴赏大师都会云集云东。我还想请你一起陪我去呢。”

  “我去做什么啊。什么都不懂。”欢喜哥嘟囔了一句。

  欧阳迟立刻瞪起了眼睛:“你是不懂,可你那次在我画廊画的八龙图的名声早就传开了。在咱们云东市的艺术圈里,你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了。”

  哦,自己居然在艺术圈里还小有名气?

  我们的欢喜哥忍不住有些洋洋得意起来。

  欧阳迟兴致勃勃的:“你想啊,你是在我的画廊画的那副八龙图,而且现场就拍卖出了50万的价格,这可不是一件平常的事情啊。连我都跟着出名了。”

  “50万就那么出名啊?”欢喜哥挠着脑袋:“我不是看到什么画拍卖,动不动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甚至过亿吗?”

  “你当人人都这样?”欧阳迟把洗好的菜放到一边,掏出烟斗塞上烟丝:“那是大画家,张大千、毕加索这样名气的才能够拍卖出天价。对于一个之前毫无名气的画家来说,摈除自我炒作的原因。50万,一个是一个高的离谱的价格了。”

  他点着了烟斗,深深的吸了一口:“你的八龙图以50万元的价格被贺建军买走后,很快有很多人来询问关于你的事,还试探着想要购买你的画,我知道你对画画其实兴趣不浓,所以都帮你挡了。”

  别啊,有钱赚你家欢喜哥乐意得很。

  不过实事求是的说,能画出那副八龙图一大半都是小胖的原因,现在小胖在沉睡中,自己到哪再有本事画出一副八龙图啊?

  “这次慈善拍卖,同样以拍卖青年画家的作品为主。”欧阳迟大概介绍了一下:“不过,压轴好戏就是有两副珍品要进行展出,其中有一副就是我的画廊的,是当代国画大师范一峰先生的‘夕阳下的牧童’。”

  范一峰先生是还活着的最有名望的国画大师,不过早已封笔许久。

  这副“夕阳下的牧童”,是在他艺术造诣达到巅峰时期55岁那年画的,后来被欧阳迟在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得到了这副名画。

  这副画的价值非同小可,曾经有人出六千万港币的价格问他购买,但被欧阳迟一口拒绝。

  这次慈善拍卖,欧阳迟肯定是不愿意出售这副画的,组委会向他承诺只是拿出去展出而已,以增加这次慈善拍卖会的影响力。

  欧阳迟考虑了很久答应了组委会的这个请求。

  不管是夕阳下的牧童也好,还是一大早的放牛娃也罢,反正我们的欢喜哥对这些名画什么的一窍不通。

  “欧阳,看吧,我要是大年初二不走的话肯定和你一起去,反正我也从来没有去过这样的慈善拍卖会,就当成是去长长见识也好。”欢喜哥想了一下说道。

  “那我们这可就算是一言九鼎说定了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