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在同治年间的时候,某地有一个姓叶的人被一伙骗子骗走了一副传家宝……叶某不甘心,于是请到了另一伙骗子。网-.-`.、经过精心策划,他们的骗术是这样的……”

  翻过了一页,雷欢喜继续仔细的看了许久。

  “……最终的结果两败俱伤,可是后来这一骗术有了一个新的称呼,‘断臂计’……在这之后,使用断臂计的骗子并不多,因为这实在无法给骗子带来什么好处……”

  大开眼界,大开眼界。

  这一段骗术又看完了,雷欢喜觉得自己踏入了一个之前连想都没有想过的新的世界。

  居然有这么多的骗子,居然有这么多的骗术。相比之下,现在的那些骗子使用的手段实在是不值一提。

  可惜了这么好的东西无法出版。

  史劲夫的骗术,其实在“卧龙秘传”里早就有记载了,如果欧阳迟能够提前读到这本书那肯定不会上当了。

  等等!等等!

  欢喜哥猛的重新拿起了“卧龙秘传”,仔细的翻看着刚才看到过的骗术。

  渐渐的他的眼睛亮了。

  有办法了,有办法了。

  慢着,还必须要面对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整个计划中有许多重要的道具是自己没有的。

  除非能够找到一个向自己提供这些道具的人。

  有一个人或许能够帮上自己的忙……

  ……

  “夕阳下的牧童”就挂在对面的墙壁上,史劲夫越看越觉得喜欢。

  多好的一幅画啊。

  可惜啊,要不了多少时候这副画就不属于自己了。

  电话响了起来。

  史劲夫一接电话,赶紧站起了身迎了出去。

  不一会,一个年轻人就走进了店里。

  “朱公子,您来了。”史劲夫毕恭毕敬地说道。

  “叫我晋岩好了。”这个年轻人客气地说道。

  君诚集团少当家的——朱晋岩!

  史劲夫把朱晋岩迎进了店里,立刻关上了店门,恭恭敬敬的把他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一进办公室,朱晋岩第一眼便看到了悬挂在墙壁上的画:“这就是‘夕阳下的牧童’?”

  “是,是。朱公子。”史劲夫点头哈腰:“绝对是真品,范一峰最得意的画作。曾经有人出六千万的港币收购,欧阳迟都没有卖。”

  “可怜的家伙。”朱晋岩鄙夷的撇了一下嘴,随即又看了一会画:“我就不懂这么一幅画怎么就值六千万港币了?”

  这个?

  史劲夫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我对这些艺术品是不懂的。”朱晋岩摇了摇头。自己找地方坐了下来。

  史劲夫急忙给他端上了茶:“朱公子,欧阳迟这个人其实还是非常精明的,只是他对于我这行实在是不懂了。”

  “你这行?哪行?骗子行?”朱晋岩看了看他:“不要总把‘我这行我这行’挂在嘴边,到时候被抓住判刑的时候你就会后悔了。”

  史劲夫顿时大为尴尬,只是在朱晋岩的面前。他却什么话也不敢说。

  “不过这次做的确是不错!”

  朱晋岩还是夸了他一句:“你放心,六千万港币我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我会直接打到你在国外的账号上。”

  史劲夫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设一个骗局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迅的把骗到手的东西折现。

  虽然欧阳迟一点证据也都没有,但要把“夕阳下的牧童”如此值钱的一幅画变成现金还是有很大难度的。

  就算走拍卖会的形式也肯定要大费周折。

  而且圈子里有不少人都知道这副“夕阳下的牧童”在欧阳迟的手里,尽管自己可以编造出各式各样的借口证明欧阳迟手里的是赝品,但有把握收购的对象还真没有几个。

  不过有朱晋岩在这里一切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

  “这副画对我很重要。”朱晋岩淡淡地说道:“我的一个海外客户非常喜欢这副画,而且是一个很大的客户,对我未来的生意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所以我才不惜一切代价的要弄到这副画。”

  这点史劲夫早就知道了。

  朱晋岩有一个大客户一门心思的想要弄到“夕阳下的牧童”,所以朱晋岩这才通过重重关系找到了自己。

  在巨大经济利益的诱惑下。已经收山很久的史劲夫终于觉得重新出山了!

  “朱公子,我这就给您收起来?”

  “不急。”朱晋岩阻止了史劲夫的动作:“我不懂怎么收藏画,我的那个客户要到过完年才会来我那。这段时间里这副画还是你帮我保管着,等我有需要的时候会来拿的。”

  “成,成,放在我这里您就放一万个心吧。”史劲夫连声说道。

  “那就这样,看到画到手我也放心了。”朱晋岩说着站了起来:“过完年钱货两清,我来拿画你拿钱,然后远远的离开国内,到国外去生活吧。”

  “谢谢您。谢谢您。”史劲夫一路点头哈腰的把朱晋岩送了出去……

  ……

  坐在自己的车上,朱晋岩休息了一会,拨通了一个电话:“亚德里恩先生,你好。是的。‘夕阳下的牧童’我已经弄到手了。啊,这只是小事一桩,我现在考虑更多的是我们很快要开始的新的合作。”

  他听了一会后继续说道:“我明白这副画的意义,我知道,不用担心,这副画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的。啊哈。我真的不明白一幅画对您的老板有那么重要的意义吗?您不要忘了,这可是我的地盘,不管什么事,我都可以帮你们办到!”

  电话被挂断了,朱晋岩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这副画对于自己的意义真的实在太重大了……

  ……

  史劲夫小心翼翼的把画收了起来,然后藏到了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

  自己这段时候肯定是住在店里,和这副画寸步不离的了。

  只要能够等到过完年,六千万港币就可以到自己的账上了,到了那时也是自己真正退休的时候了。

  欧阳迟那个笨蛋啊,他是不知道自己当年是个什么样的人。

  史劲夫心满意足的走了出去,看着店里的那些东西,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就是靠这间小小的店,自己才成功的得到了“夕阳下的牧童”。

  这个时候店门被推开了。

  一老一少两个人不慌不忙的走进了画雪小斋!(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