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

  “成了!”

  “你太棒了,欢喜哥!”坐在车里的安妮欢呼一声,要不是欢喜哥的爸爸就在车上,安妮就要一下抱住欢喜哥了。?? ?看 书 ??????

  “我乔远帆一辈子行得正立得正,没想到老了老了居然做了一次骗子。”乔远帆叹息一声。

  “爸,咱们这算是侠盗罗宾汉吧?”欢喜哥笑嘻嘻的:“再说了,咱们什么也都没有骗啊?”

  “我就不明白了,欢喜。”乔远帆皱了一下眉头:“你这么做不是损人不利已吗?”

  欢喜哥笑了一下,什么话也没有说。

  损人不利已?嘿嘿,等到将来你们就知道这是怎么事了。

  安妮咳嗽了一声。

  车子里的两个家伙毫无反应。

  安妮又咳嗽了一声。

  车子里的欢喜哥和乔远帆还是毫无反应。

  安妮实在忍无可忍了:“哎,我说欢喜哥,你手上那块表可是我问别人借的,朗格,5o万美金的表啊。”

  “啊?哦!”欢喜哥面容麻木的“啊哦”了声。

  “那你还给我啊!”安妮叫了起来。

  装不下了,实在装不下了。

  欢喜哥心疼的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表,多好的一块表啊,要是自己的多好?

  可有什么办法?

  欢喜哥肉疼的脱下了表还给了安妮。? 要 ?要??

  “欢喜啊,你这么做可不对了。”乔远帆很严肃的教育着自己的儿子:“借别人的东西就要还嘛。”

  “就是。”安妮瞪了欢喜哥一眼,随即转向乔远帆:“伯伯,还有你的,那也是我问别人借的。”

  “啊?哦!”乔远帆面容麻木的“啊哦”了声。

  天啊,这对父子怎么都这样啊?

  安妮快被他们给弄疯了:“伯伯,那你倒是也还给我啊。”

  乔远帆愁眉苦脸心疼的解下了腰间的那块玉

  一个上午史劲夫都觉得自己的心情不错。

  老九已经把伪造的两方印章送来了,虽然做工不是特别完美,但粗粗一看还真的无法立刻分辨出真假来。

  而且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史劲夫特意把屋子里的灯光给调暗了。

  就这样。等到那个傻小子来了,自己就可以施展一整套的计划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让人有些心神不宁的。

  史劲夫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绝对不能够出任何一点的问题。一 ???

  “史老板在吗?”

  那个傻小子乔渡淳终于出现了。

  “乔公子,请进。请进。”史劲夫立刻在一秒不到的时间里恢复了他的“儒雅从容”。

  看到史劲夫又关上了店门,乔渡淳好奇地问道:“史老板,做这样有客人就要关门啊?难道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史劲夫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乔公子说笑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只不过是这行的规矩!”

  乔渡淳“哦”了一声。

  “乔公子,里面说话。里面说话。”早就急不可耐,可还是要努力保持自己风度的史劲夫把乔渡淳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倒了茶,史劲夫再也忍不住了:“不知乔公子是否把那两方印章带来了?”

  “带来了。”乔渡淳憨憨的从口袋里随意的掏出了两方印章递给了史劲夫。

  史劲夫大喜过望,接过印章的手甚至有些颤抖。

  这可是陈之山最杰出的作品啊,这家伙也太不当事了,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放在口袋里?

  万一有任何的损坏这可是破坏了无价之宝啊!

  拿过放大镜仔细的看着,可是看着看着史劲夫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消失了。

  他冷冷的把印章放到了乔渡淳的面前:“乔公子,您和您父亲真会开玩笑。劲夫虽然粗鄙,但真品赝品还是分得清的。”

  乔渡淳张大了嘴:“啊?什么意思?史老板,你说这两方印章是赝品?”

  史劲夫皮笑肉不笑:“乔公子。这两方印章是不是赝品难道您心里还不清楚?”

  乔渡淳叹息一声:“我就和我爸说,老九那个人实在靠不住,做出来的东西一点都不像真的。”

  史劲夫的眼皮跳动了下。

  老九?这家伙居然也认识老九?

  “你说是吧,史老板?”乔渡淳笑着说道:“兰中君子、至颠至狂,老九可是造假的大行家,非得给他充足的时间才能够造出赝品。你说他花了两天的时间才伪造出这么两方东西,那你只给了他一晚上的时间伪造出来的印章岂不是更加假了?”

  史劲夫一个哆嗦。

  他知道?他居然知道自己找老九造假?

  史劲夫的面色阴沉了下来:“明人不说暗话,看来都是同道中人了。史劲夫若是有得罪同行的地方还请多多恕罪!”

  “同行?王八蛋才和你是同行!”

  万万没有想到,乔渡淳却猛的破口大骂起来:“就你那个混蛋样子,也好意思说是什么同行?还同行?你有什么资格和你家欢喜哥称同行?”

  欢喜哥?什么欢喜哥?

  史劲夫恍然大悟:“你到底是谁?”

  “乔渡淳”泄了一通脾气。忽然又笑嘻嘻的坐了下来:“我本来还真应该叫乔渡淳,可是我现在的名字叫雷欢喜。恩,你可以叫我欢喜哥!”

  乔渡淳雷欢喜!

  乔渡淳这名字可是以前乔远帆给他取的!

  “那乔远帆呢?他是真的还是假的?”史劲夫觉得雷欢喜这个名字好像很耳熟,可是咋么都想不起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听过了。

  “当然是真的。”欢喜哥笑嘻嘻的:“如假包换的乔疯子。”

  “那你们昨天给我看的那方‘春满南国’的印章呢?”

  “也是真的。”欢喜哥笑的更加灿烂:“如果不用真东西给你看看。怎么能让你这个老狐狸上钩?”

  上钩?

  上什么钩?

  史劲夫百思不得其解。

  这对父子这么做的用意到底在哪里?

  自己什么损失也没有啊!

  拿出真的陈之山的印章,还费了那么大的功夫,难道只是为了看看自己的“画雪斋主人”的印章和那副“夕阳下的牧童”?

  这么做也说不通啊!

  不对,不对,当中肯定有什么阴谋!但是无论史劲夫怎么想也都想不出其中的奥妙到底在哪里。

  欢喜哥却不慌不忙地说道:“史老板,你肯定以为我们是吃饱了撑的吧?对了。你要是不忙的话,不妨看看你的印章和那副画。”

  史劲夫顿时面色大变!(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