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复仇事件非但让欢喜哥知道了老爹的另一面,而且还认识了几个朋友:

  陈家兄妹和范家父子!

  尤其是那个范宝路,是最让欢喜哥感兴趣的。

  这个家伙看起来是最没用的一个,在这次计划中也只能起到探路的作用,有他没他都是一个样的。

  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欢喜哥偏偏觉得这个家伙是最深藏不露的一个人!

  恩,你能想象一个艺术大师的儿子居然只喜欢打麻将吗?你能想象得出范宝路和艺术一点关系也都没有吗?

  越是这样的人,你仔细观察他的话会越觉得有趣!

  可是不管欢喜哥如何试探他,范宝路这个家伙总是嘻嘻哈哈的说些不着调的事情,开些让你捧腹大笑的玩笑。

  而再看看范一峰的样子,按理说一个艺术家庭除了这个一个角色,换谁都会不高兴的,可范一峰怎么看都一点没有不高兴的样子。

  算了,不去探索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吧。

  上午的艺术品展出,出现的这一幕算是一段小小的花絮,也增加了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在这里能够同时见到两位大师级别的人物乔远帆和范一峰,那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到了吃中饭的时候,欧阳迟无论如何都要请大家吃饭以表达自己的感谢。

  拍卖会的二楼就是一家相当不错的餐厅,来这里观看展出和参加慈善拍卖的人基本上都在这里用餐。

  包厢早就满了,几个人也只能在大厅里用餐。

  欧阳迟点了好几个菜,还专门要了一瓶红酒。

  范家父子和陈家兄妹惊讶的发现,雷欢喜、乔远帆和欧阳迟三个人居然出奇同步的没有用专用的红酒杯,而直接在喝茶的杯子里倒上了红酒。

  并且看他们的样子,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呃,这个?

  欧阳迟他们才认识,可是乔远帆可是一个很有品位的人啊?

  “雷欢喜教的,雷欢喜教的。”欧阳迟从他们的眼神里发现了自己的不妥,立刻毫不犹豫的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卸到了雷欢喜的身上:“他说这么喝红酒更有味道。”

  “我儿子教的,我儿子教的。”乔远帆有样学样,也把责任全部推卸给了儿子:“我这不知不觉的就跟着他学坏了。”

  我擦!

  欢喜哥嘟囔着:“你们无耻的样子很有我的风范。”

  几个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范一峰笑着说道:“老乔,当年的你那可是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品味上更是没得挑剔。这失踪了那么多年重新出现整个人可都变了一个样子啊。还有你儿子,你们验过dna没有,是不是你乔疯子的儿子啊?”

  我擦!

  你个范一峰无耻起来比你家欢喜哥还要无耻啊!

  “吃饭也不等我们,太无耻了!”

  随着这声声音,安妮和包晓云可终于出现了。

  她们的手里,居然——

  居然拎着大包小包!

  我再擦!

  刚才艺术展厅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她们居然去逛街购物了!

  “哎,我听说刚才那个史劲夫把自己的一枚印章给砸了,怎么回事啊?”包晓云好奇地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啊!”

  几个亲身参与了此事的人居然一起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太无耻了!

  难道和欢喜哥呆在一起的人都会变得那么无耻吗?

  恩,恩,恐怕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乔伯伯,姐,欢喜哥,宝路叔。”

  当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欢喜哥猛的觉得自己的脑袋疼了起来。

  朱晋岩!

  特么的又是朱晋岩!

  特么的不管自己走到哪里为什么总特么的能够看到朱晋岩呢?

  “哎哟,是晋岩啊。”范宝路却是笑嘻嘻的:“你怎么也来了啊?”

  朱晋岩满脸带笑:“这次是慈善拍卖,我爸爸在外地,他也接到了邀请,可是没有办法亲自来了。所以妈妈让我代表朱家和君诚集团来表达我们的一点善心。”

  “恩,这个好。”乔远帆点头说道:“有君诚集团的参与,这次的慈善收入不会少。”

  说的挺动听的,恩,你朱晋岩的话你家欢喜哥差一点就相信了。

  欢喜哥发现和朱晋岩一起来的还有三个岁数不大的年轻人,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个看起来也只有三十五六岁岁左右。

  “您一定就是范一峰范老吧?”朱晋岩居然一下子就认出了范一峰:“我真的不知道宝路叔是您的儿子。”

  范宝路还是笑嘻嘻的:“我这个儿子给我爸爸丢脸了。”

  “宝路叔瞧您说的。”朱晋岩随即把目光落到了陈家兄妹的身上:“这肯定是陈之山大师的后人陈锋和陈兰了,对吗?”

  陈锋和陈兰微微点了点头。

  欢喜哥现在可以确定了,朱晋岩肯定是有准备而来,刚才在展厅里发生的那些事情他都从别人嘴里知道了。

  要不然他怎么会认识这些人?

  安妮也很好奇自己弟弟今天来的真实目的。

  “今天能够同时看到那么多的大家,真好。”朱晋岩似乎感慨无比:“我记得很多年前,曾经有过一个南北盛会。”

  他所说的南北盛会,指的就是南峰范一峰和北山陈之山在一次艺术展上,彼此各自临场即兴创作出了一副作品。

  虽然没有明着说比赛,但双方都想凭着这副作品一较高下。

  最终的结果却是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双方打了一个平手。

  朱晋岩这个时候提出这件事是什么目的?

  “下午的慈善拍卖,也有个中青年艺术家的临场创作。”朱晋岩笑着说道:“所有创作出来的作品都会在经过专家评比后,按照各自的价值进行拍卖,所得款项全部捐献给慈善事业。”

  欢喜哥一下就知道朱晋岩想要做什么了。

  果然,朱晋岩随即便不慌不忙地说道:

  “这是好事,大好事,今天南峰北山的后人都到了,我也请来了三位著名的青年才俊,全都是国内的后起之秀,今天下午他们都会进行一次即兴的创作,然后将各自的作品进行一次拍卖以帮助云东市的慈善事业!”

  听起来像是好事。

  欢喜哥忽然叹了口气:

  “晋岩,你的意思是要让你带来的三位青年才俊和南峰北山的后人进行一次创作比赛?我猜的没有错吧?”

  “欢喜哥就是能够理解我的想法!”(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