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劲夫此刻的心情已经很难用语言来表达了!

  千辛万苦当成宝贝收藏了那么多年的印章居然只是一方赝品?

  让他无法弄明白的是,当年陈之山怎么会有这方赝品的?他为什么会把一方赝品带在身边?

  难道他早就在提防着自己吗?

  史劲夫怎么也都想不明白。

  可是眼前实际的情况是,“画雪斋主人”的这方印章已经在无数人的面前被证实了只是一方赝品而已!

  史劲夫所有的脸都被丢干净了。

  “一方赝品而已。”乔远帆再次着重强调了这句话:“史老板,抛开刚才我们的赌注不说,按照这一行的规矩你应该怎么办?”

  是,这一行的规矩。

  赌局史劲夫完全可以耍赖,顶多名声上受损而已。而且史劲夫甚至还可以为自己辩解一番。

  可是按照这一行的规矩呢?

  公然拿出赝品,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揭穿,那么赝品拥有者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这方赝品公开毁了。

  有赝品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明明已经被揭穿了你还不肯承认,不肯毁去,那就是人品上的问题了。

  在这一行,你将来也不用再想混下去⑦,..了。

  而且这事很快就会在这个圈子里传遍,就算将来行骗也会失去行骗的土壤。

  “拿榔头来。”史劲夫咬着牙说道。

  一把榔头送到了面前。

  史劲夫的双手有些发抖。

  他竭尽全力的握住了榔头,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走了眼,把赝品当成了宝贝,我肯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我画雪小斋里从来不会出现赝品!”

  这是他为自己和画雪小斋挽回名声的唯一机会了!

  他把那方“画雪斋主人”的印章字朝上在地上放好,凝视良久,怪叫一声挥舞着榔头用力砸下。

  在边上的惊呼声中。随着榔头的连续十多次不停顿的落下,“画雪斋主人”的那方印章被硬生生的给毁了。

  史劲夫扔去了榔头,惨然一笑:“乔老,范老,诸位,我这算是有个交代了吧?”

  而就在他砸毁印章的那一瞬间。欢喜哥忽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自己爸爸和范一峰的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悲哀和不舍。

  悲哀?

  不舍?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流露?

  欢喜哥略一迟疑,恍然大悟:

  断臂计!

  这是断臂计!

  老华给自己看的那本本子上所记载的断臂计!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被骗子骗走的东西,宁可自己亲眼看着被毁了,也绝不允许落在骗子的手里!

  老天爷,“画雪斋主人”的印章是真的!

  它根本就不是什么赝品!

  自己爸爸和范一峰设下了一个局,成功的诱骗史劲夫上钩,然后让他亲手毁了这方印章!

  史劲夫上过雷欢喜一次断臂计的当,而这次乔远帆和范一峰居然再次用出了断臂计。

  而史劲夫也再次毫无悬念的被骗了。

  “兄弟这次走眼了。”

  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的史劲夫看都没有看一眼那方被毁的印章:“我也没有脸呆在这里了,可是我画雪小斋的名誉还在。我的店子从来不卖假货!”

  的确,史劲夫刚才的所作所为也算是硬气,他的画雪小斋的名誉并没有因为出现赝品而有过多的损失。

  试问谁没有看走眼的时候?

  “等等!”

  就在这个时候,从观众里走出了一男一女,都是四十来岁的年纪,挡在了史劲夫离开的路上。

  一看到这两个人,史劲夫的面前顿时大变。

  是他们!是他们!

  虽然这么多年没有见到了,但他们的脸和自己最后一次看到他们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史劲夫的心里“噗通噗通”的乱跳起来。他知道很快要发生什么了。

  “他叫陈锋,她叫陈兰。”乔远帆轻轻叹息一声:“你们可能从来没有听过他们的名字。不过他们的父亲很有名,陈之山!”

  陈之山?

  这一男一女居然是“北山”陈之山的子女?

  围观的人群里又响起了一片低低的窃窃私语。

  “乔叔叔,范叔叔,谢谢。”陈锋恭恭敬敬的给乔远帆和范一峰鞠了一躬,然后转向了其他的人:

  “各位,非常抱歉打扰到你们欣赏艺术品的雅兴了。我希望还还能够耽误大家一会时间,因为我们兄妹想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每个人都在听着。

  只是这个故事雷欢喜已经曾经从自己爸爸的嘴里听过了。

  故事说的是一个有名的金石大师,因为自己的子女天资不足,所有收了一个很有才气的学生。

  只是这个学生最后背叛了自己,最后还偷走了金石大师的一方印章。

  经过这样的打击后。金石大师严重受到刺激,大病一场,落下了病根,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最终郁郁寡欢的离开了这个人世。

  已经有不少人猜到这个故事里的主角是谁了!

  “故事里的金石大师,就是我们的爸爸陈之山。”陈兰接过了哥哥的话:“而他的那个学生,就是站在你们面前的史劲夫!”

  史劲夫的面色惨白无比,脑袋里在急速的转动着。

  怎么办?应该如何面对目前的局面?

  “史劲夫,之山一辈子就看走了一次眼,就是你这个歌徒弟。”此时范一峰缓缓说道:“我经常和之山互相看不顺眼,但是对于他艺术上的成就,我是非常钦佩的。不过老实说,他其实并不是我的朋友。”

  乔远帆此时淡淡一笑:“不过我找到一峰兄请求他帮忙的时候,他义无反顾的一口答应了下来。不为别的,就为帮之山讨回这个公道!”

  范一峰在陈之山活着的时候彼此看不顺眼,但那仅仅是为了艺术之争,和个人间的恩怨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而当乔远帆带着陈之山的孩子陈锋和陈兰找到他,请求他帮忙的时候,范一峰没有任何的犹豫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所以就有了这一个局:

  断臂计!

  “史劲夫,人在做天在看。”乔远帆的目光死死盯着史劲夫:“之山为你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可是你怎么能够这么对待他?是,从法律的角度我们没有什么证据,但是这个行业你以为自己真的还能够继续混下去吗?”

  史劲夫知道自己这一辈子算是完蛋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