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一点都没有猜错朱晋岩的心思!

  他就是要让自己带来的人和范家陈家的后人比一比。

  名义上的创作,实际上就是一次比试。

  但是朱晋岩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他有什么好处?欢喜哥一时还没有想明白。

  肯定是有目的的!

  朱晋岩这么做一定是有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现在无论朱晋岩做出什么事,欢喜哥一律都把其归入了“不可告人”的行列中。

  他一丝一毫都不相信这个人!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欢喜哥的心里朱晋岩其实比当初的江斌更加恶劣!

  可是对于范一峰和陈家来说就有一些为难了。

  青年艺术家的创作比赛,像范一峰这种身份的人是肯定不能参加的。

  他的儿子范宝路和陈锋陈兰?

  陈锋陈兰虽说在陈之山当年的嘴里说是天资不足,但两人毕竟跟着父亲耳濡目染,而且这么多年里也都是刻苦用功,在这一行里的名声也相当的不错。

  他们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中青年艺术家。

  至于范宝路?

  他在这方面的成就到底如何恐怕只要他父亲和他自己知道了。

  朱晋岩这次是有备而来,带来的人肯定不会差。

  不应战?

  那等于是承认范家和陈家的后人认输了。

  朱晋岩一定会借着这次机会大肆宣扬已达到某种的需求。

  应战?

  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朱晋岩笑着说道:“这位是青年书法艺术家夏木轩,这位是青年金石艺术家谭睿孙,这位是青年画家曹念公。”

  欢喜哥肯定是第一次听过这些人的名字。

  可是当乔远帆和范一峰听到这三个名字后,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

  朱晋岩是从哪里请来这三个人的?

  这三个人可是最近几年来风头最劲,被称为国内最有前途的三个天才。

  尤其是那个曹念公,三十五岁。但他的一副作品拍卖价已经超过了每尺五万港币以上。

  这可是一个了不得的价格了!

  要让这三个人来和范家好陈家的后代比吗?

  范一峰根本没有任何把握!

  朱晋岩还是面带笑容:“我已经很早就帮他们三个报名了,我想如果你们能够答应的话,这一定会是国内艺术界的一次盛会,一次美谈。而且对国内的慈善事业也是一次极大的促进。”

  难题扔给了对方。

  “你们说呢?”范一峰的目光转到了自己的后辈身上。

  范宝路很快和陈锋陈兰兄妹俩进行了一次简单的商量。

  然后范宝路笑嘻嘻地说道:“好事啊,这可是大好事,艺术本无高低之分。如果非要分出个高低来,但最终的结果是为了慈善,那也没有什么了。我们答应。”

  朱晋岩一笑,还没有等他开口,范宝路又接着说道:“只是陈锋陈兰他们主攻的都是金石,算是一个人,我们这里可还少一个呢?”

  “欢喜哥,你啊。”朱晋岩似乎早有准备。

  我擦你个全家的擦!没事拖上你家欢喜哥做什么?

  “欢喜哥是乔伯伯的儿子啊。”朱晋岩一看就是早就有所准备而来的:“而且欢喜哥那一次不是创作出了一副八龙图,拍卖出了50万的高价。这个价格可是相当有水准的了。”

  我再擦你个全家的擦!

  真在刁难我?

  是,你家欢喜哥那次是创作出了八龙图,可那是什么情况下创作的啊?再说了,50万的价格还是贺建军搞出的友情价。

  咦,有问题。

  自己的那副八龙图可是和小胖意念沟通之后的产物啊,从画龙的角度来看完全可以说是完美无缺,按理说朱晋岩肯定知道这点啊。

  可为什么他还要让自己出来比?

  有阴谋,绝对有阴谋!

  朱晋岩肯定挖了一个什么陷阱等着自己往里面钻呢!对付这个家伙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欢喜哥。你画的八龙图那么好,怕什么?”安妮是坚决站在欢喜哥这一边的:“比就比!”

  我倒也是相比。可问题是还能够和小胖进行及时的心灵交流吗?

  “欢喜,为了慈善,玩玩而已。”范宝路也在一边开口了。

  恩,玩玩而已,输了怕什么?反正自己又不是什么艺术家的,而且不管输赢。最后的收入总是全部捐给慈善事业的。

  “那就比呗。”

  欢喜哥虽然答应了下来,但声音里很明显的充斥着不自信。

  这也难怪,从本质上来说欢喜哥真的是一个毫无艺术天分的家伙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朱晋岩显得非常满意:“下午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会见到一次艺术上的盛会。”

  说完了这句话他就带着自己的那三个人离开了。

  一桌子的人沉默了一会,有些心不在焉的吃完了饭。

  饭后,乔远帆悄悄的叫住了从始至终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孔文举:“老孔啊。这次恐怕有点事要找你帮忙了。”

  他还没有说出自己的目的,孔文举已经笑着说道:“老乔,我知道你要我做什么,而且你即便不说我也会出手的,这可是我还你儿子人情最好的机会啊。”

  ……

  “范大哥,那三个人究竟是什么来路啊。”对那三个什么青年艺术家一头雾水的欢喜哥还是忍不住问道。

  “都是很了不起的人物。”范宝路叹息了一声:“夏木轩,创作出的书法作品多次在国内的各项比赛中夺冠。谭睿孙,被赞誉为下一个陈之山,有人甚至预言他在五十岁之前就能够达到陈之山的成就,这当然有些夸张了,陈之山的成就可不是那么轻易能够达到的。”

  “那个曹念公呢?”欢喜哥好奇的追问道。

  “更加了不起了,一副作品是按照每尺五万港币来计算的。”

  欢喜哥倒吸了一口冷气:“妈呀,这么贵?那这家伙每天画一点不就发财了啊?范大哥,你呢?你除了打麻将还会些什么?”

  “书法画画都略懂一些。”范宝路极其谦逊:“不过对于我来说还是打麻将的兴趣更加浓厚。”

  欢喜哥“恩”了一声:“那你的一幅画可以卖出多少钱啊?”

  这可是一个关键的问题了。

  “五万!”

  范宝路毫不迟疑的回答道。

  “啊?”

  边上的几个人顿时变得兴奋起来:“也可以卖五万啊?”

  范宝路的眼神里无比的坚定,无比的自信,无比的充满了高手的寂寞:

  “当然是五万了,只不过货币结算单位略有不同。”

  “怎么不同?”

  “曹念公的是每尺五万港币,我的是每尺五万津巴布韦币。”

  “什么意思?”

  “一亿津巴布韦币等于三个美元!”(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