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任何特别的成分在内,都是一些再普通不过的植物营养剂!”

  整整一天的研究曾建文和他的团队得出了这样的答案。

  其实这样的答案也早在欢喜哥的预料之中了,否则阮教授他们怎么会那么大方的让自己带走这些?

  “从两地的土壤来看,彩霞村没有可能培养出仙桃这样的品种啊,而且还是在那么短的时间内。”

  曾建文的话里也是满满的疑惑:“科学上取得伟大的突破这一点我丝毫也不否认,但违背了正常的规律句奇怪了。仙桃村的土壤特别适合桃子的成长,即便在没有发现x元素之前同样也是如此。但我研究过你带回来的彩霞村土壤,并不是特别适合桃子的成长。”

  得了,你曾教授都无法说通的道理我就更加想不明白了。

  欢喜哥实在有些无奈。

  “对了,欢喜,给我说说阮教授这个人。”曾建文却忽然问起了这事情。

  欢喜哥怔了一下,很快给曾建文仔细描述了阮教授的外貌特征。

  “真的是他。”曾建文没头没脑的说出了这么一句。

  “什么啊?曾教授,你认识他?”欢喜哥赶紧问道。

  “何止认识?”曾建文苦笑了一下:“我们不但认识,而且还是校友,好朋友!”

  阮教授的全名叫阮浩北,和曾建文是同学,两个人在学校的时候就被赞誉是天才,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两个人吃同桌住同寝,好的能穿一条裤子。

  但是后来双方在学术研究上却出现了重大的分歧。

  阮浩北喜欢寻找科研道路上的捷径,他曾经培养出早熟的水果品种,而其中利用了大量对人体有害的激素。

  这是曾建文坚决反对的。

  他认为科学上的确有捷径,但你选择这条捷径必须确保对人类不会造成有害的影响。

  但是阮浩北不以为然,他认为所有的科学都必须为经济而服务,只有把自己所学的知识转化为经济效益才是正确的道路。

  至于其中用了一些什么手段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两个人甚至因此而发生了一次最激烈的争吵。

  “他最后一次的试验,是在猕猴桃上使用了大量的不明激素,使得猕猴桃的口感更好,更容易保存,但是却有严重的危害性,很容易让儿童造成性早熟之类的问题。”曾建文面容严峻地说道:

  “现在大家很多人都认识到了激素的危害性,但在我们那个时代却还是不为多少普通老百姓所知的秘密,而阮浩北是最早掌握这些激素的人之一。为此我严重的反对,并且多次反应举报。”

  最终的结果是,上级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组,根据谨慎的分析实验,确定了曾建文的举报是正确的。

  阮浩北面对这样的调查结论却拒绝认错。

  他被开除出了科研小组。

  曾建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尽管在科学上他问心无愧,但从感情上来说他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好朋友。

  到现在曾建文依然记得阮浩北离开时候对自己说过的话:

  “你永远不会读懂我们这些人,你只是嫉妒我所取得的成就而已。你给我记得,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而你,永远都只是默默无闻的一个小人物!”

  阮浩北是带着无比怨恨离开的。

  “曾教授,你做的一点也都没有错!”

  欢喜哥非常坚定地说道:“可能你是对不起一个好朋友,但你坚持了真理和正义,会有无数的家庭因此而感激你的。”

  “是的,在学术上我从来没有觉得有任何的愧疚。”曾建文的回答也非常的肯定:“但我只是觉得或者用另一种方法对待阮浩北会更加好。”

  后来阮浩北出国了,很多年都没有他的消息,一直到了今天曾建文才知道自己昔日的好朋友其实生活工作的地方离自己并不远。

  “如果是阮浩北的话,我倒想起了一件事。”曾建文皱着眉头说道:

  “那时候我们还是非常好的朋友,他曾经向我描述过一个非常疯狂的想法,他说自己要发明一种新的药物,这种药物一旦使用在农作物上,能够让农作物缩短三分之一以上的成长期,并且让其的口感更好,保存期更长。”

  欢喜哥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

  能够让农作物缩短三分之一以上的成长期,并且让其的口感更好,保存期更长。

  这难道不正是天桃的所有特征吗?

  “难道阮浩北已经发明了这种药物吗?”欢喜哥好半天才怔怔地问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曾建文喃喃说道:

  “我检测不出任何异常,但平心而论,阮浩北的才华在我之上,说他已经研制出了这种药物我一点都不觉得稀奇。但有一点我刚才说过,任何违背植物的成长周期的行为肯定是有害的。”

  关键的问题是,曾建文从雷欢喜带回来的土壤树皮桃子中检测不到任何异样。

  “曾教授。”欢喜哥试探着问道:“既然检测不出,也许真的是无毒无害的?”

  “不可能!”曾建文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阮浩北只能用伟大来形容了。说他能够获得诺贝尔奖我也不会觉得奇怪。肯定我忽略了什么。”

  欢喜哥能够知道曾建文的痛苦。

  他要证明自己是对的,这是出于对他自己良心的交代。

  可是一旦证明了他是对的呢?

  那么阮浩北顷刻间就会身败名裂。

  那可是他曾经最好的朋友啊!

  欢喜哥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曾教授,尽力吧,这方面我也帮不了你,可是如果你是对的,也许对阮浩北又是一次重大的伤害,但很多人都会感激你的。”

  “也许吧,也许吧。”曾建文又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我的这个曾经的好朋友真的是个天才,如果他能把自己的才华用到正道上,那么他的前途不可限量,成就是我所无法企及的。但我最害怕的是他还在走过去的老路啊。”

  欢喜哥的直觉也是这么告诉他的,阮浩北肯定在走过去的老路,但最关键的问题是曾建文一点把柄都抓不到。

  而自己也根本从中帮不了什么忙!(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