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东市的慈善艺术品拍卖会在大年初二的这一天正式召开了。

  做为这次的特邀嘉宾,欧阳迟的内心是对雷欢喜无比感激的。

  如果没有雷欢喜的话,自己的那副“夕阳下的牧童”早就不来了。

  可是该怎么报答雷欢喜?欧阳迟实在是想不出来,也许某一天,当雷欢喜需要自己的时候,那自己一定会挺身而出。

  这次的慈善拍卖会,欧阳迟除了借出“夕阳下的牧童”参展外,还另外拿出了两副珍藏的画拍卖,所得将全部捐给慈善基金会。

  市里的一些领导也来了,做了热情洋溢的言。

  上午的时候主要是观看那些展出的作品,正式的拍卖要到下午才会开始。

  欧阳迟一直在那东张西望的,包晓云在边上看了笑道:“你是在等雷欢喜吧?放心,他说来就肯定会来。”

  欧阳迟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可还是不断朝入口处张望着。

  当他看到雷欢喜和安妮熟悉的身影出现后,立刻迎了上去。

  “哎哟,欢喜哥,你怎么现在才来?”欧阳迟的话里带着一些责怪:“这可都开始好久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怎么可能。”雷欢喜笑嘻嘻的:“还不是安妮拖拖拉拉的。”

  “谁拖拖拉拉的啊?”安妮立刻抗议起来。

  “走,安妮,我们管我们,别理他们。”包晓云亲昵的挽住了自己好姐妹的胳膊,两个人笑嘻嘻的离开了。

  “欢喜,你看。”欧阳迟朝着前面的人群一指。

  那里是悬挂着“夕阳下的牧童”的展出点,早就已经聚集了一圈的人,对着这副画在那指指点点。

  “你说奇怪不奇怪?”欧阳迟皱着眉头说道:“这副画你帮我拿来后,好像在色泽方面更加的完美了,你说这是怎么事?”

  怎么事?

  那还不是因为小胖的眼泪的功效?可难道你家欢喜哥会把实情告诉你吗?

  雷欢喜笑着说道:“可能是一样东西失而复得,心情特别激动。所以看起来的时候和平常的心态也都不一样了吧?”

  欧阳迟点了点头,大概也只有这样的解释了。

  雷欢喜很快在人群中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史劲夫!

  史劲夫居然也来这了。

  朝欧阳迟眨了眨眼睛,来到他的身后拍了拍史劲夫的肩膀:“史老板。”

  史劲夫一头,看到居然是雷欢喜和欧阳迟。 顿时面色大变,讪讪地道:“雷先生,你也来了。”

  他最怕的就是雷欢喜了。

  那次不但被他成功的夺了“夕阳下的牧童”,而且脸自己的印章都差点被毁了。

  “史老板来了,我们怎么能不来啊?”雷欢喜笑嘻嘻的:“史老板。今天来又看中了哪副作品准备带去啊?”

  这话里明摆着就是带着讽刺。

  史劲夫的脸色看起来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可他还是忍不住把雷欢喜拉到了一边问道:“雷先生,我们都是这条路上的人,我有一个问题一直不太明白希望你能给我解释一下。”

  一条道上的人?

  难道史劲夫当自己是和他一样的骗子吗?

  “史老板请说。”雷欢喜也不为自己辩解什么。

  史劲夫指了指正被众人围观的那副画:“雷先生,那天你在我那里,我明明看到画被毁了,而且是灰狼斑,可现在怎么又会完好如初了?”

  怎么会完好如初了?

  说出来吓死你!

  “你家欢喜哥做的事情要被你看出奥妙了那还怎么玩啊?”雷欢喜勾住了史劲夫的肩膀:“我说老史啊,你当骗子的时间也很长了吧?可这其中的技巧你还早呢。你家欢喜哥再警告你一次,如果还有下次的话,我可就要真的不客气了。”

  “是。是。”史劲夫浑身一个哆嗦。

  “成了,玩去吧。”雷欢喜松开了这个家伙。

  恩,那方“画雪斋主人”的印章自己什么时候也要把它从这个骗子的手里弄来才行。

  而且自从上次从爸爸嘴里知道了陈之山大师的死其实史劲夫脱不了干系开始,雷欢喜就已经有了这个打算。

  不过这事不能急,得慢慢的来。

  史劲夫的那方“画雪斋主人”的印章也拿出来展览了,而且吸引到的人气丝毫不逊色于欧阳迟的那副“夕阳下的牧童”。

  大家都对这方印章赞不绝口,只是如果他们知道了这方印章后面的故事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欢喜哥。”

  正当雷欢喜和欧阳迟在那说话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雷欢喜一头:

  范宝路和毕金莲!

  老天啊,他们怎么会也来了?

  “喂,喂。老范,你怎么也叫我欢喜哥啊?”雷欢喜有些哭笑不得。

  “大家都叫你欢喜哥,我怎么可以不叫呢?”范宝路天生就是个顽童的性格,笑眯眯的一点也不在意:“欢喜哥。以后多多关照我老范啊。”

  “欢喜,这两位是?”弄不清楚他们之间关系的欧阳迟问道。

  雷欢喜大概介绍了下,欧阳迟礼貌的对他们笑了笑。

  麻将高手?自己对于麻将之类的娱乐活动可是一窍不通。

  “欧阳老板,久仰久仰。”范宝路笑着说道:“咱们四个人正好一桌,吃完了中饭切磋两把?”

  “这我可就是外行了。”欧阳迟苦笑着说道:“恕不能奉陪了。”

  范宝路和毕金莲顿时大失所望。

  “老范,莲姐。既然来了,干脆欣赏欣赏。”虽然雷欢喜弄不明白这两个喜欢打麻将的人来这里做什么,却还是说道:“看看咱们欧阳老板收藏的名画。”

  没有麻将打的范宝路和欧阳迟无精打采的,看这样子好像是在那里说有这功夫还不如搓上几圈麻将来得爽快呢。

  雷欢喜自然是把他们带到那副“夕阳下的牧童”前的,虽然我们的欢喜哥其实也是个外行,却还是一本正经的给他们介绍起了这副画的名贵。

  “我看其实也不过如此而已。”范宝路这时候却忽然这么说道。

  “什么?”雷欢喜和欧阳迟同时瞪大了眼睛。

  这个赌鬼居然说大名鼎鼎的范一峰先生的生平得意之作“夕阳下的牧童”不过如此?这也未免太不礼貌了吧?

  “那么范先生肯定有什么指教的地方吧!”(未完待续。)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九四文学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