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先生肯定有什么能够指教的地方吧!”

  欧阳迟相当不悦的用讽刺的口气说出了这话。

  这就好比你珍藏了一副绝世珍品,整天藏着掖着,可是有一天面世的时候,却忽然有人说你的东西不过如此。

  那时候你的心情会是怎样?

  “我没有说这副作品不好,只是无法代表范一峰的巅峰。”范宝路却慢条斯理地说道:“范一峰在创作这副作品之前,还在不断的摸索着,所以‘夕阳下的牧童’并不是特别的完美,尤其是在色彩的运用方面。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这副上的色彩运用已经很完美了?”

  这话听起来有些自相矛盾。

  开始说色彩不完美,随即又说色彩完美了。

  当中的原因在边上一直听着的欢喜哥当然明白是为什么了。

  可是这些艺术方面的争论自己最好还是不要多嘴的好。

  自己又不懂。

  欧阳迟却听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他现这个忽然出现的范宝路居然句句说的都在理。

  他是什么身份?

  “好了,好了,我是瞎说瞎评论的而已,几位不要放在心上。”范宝路“哈哈”一笑。

  原本还想追问下去的欧阳迟居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了。

  这时候又有几位客人走了进来。

  欢喜哥眼前一亮。

  这几位客人中就有自己的爸爸乔远帆,孔文举,以及一个和他们岁数差不多大的男人。

  “爸爸。”

  等到他们走到面前,两个“爸爸”声同时响起。

  一个当然是我们的欢喜哥叫的,还有一个呢?

  范宝路!

  哪个是范宝路的爸爸啊?

  孔文举?不可能啊?

  和乔远帆站在一起的那个陌生男人冲着范宝路微微点了点头。

  擦!

  这是范宝路的爸爸?

  “欢喜啊。”一看到欢喜哥,孔文举打心眼里就喜欢,把他叫到了身边:“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爸爸和我的共同好朋友,你叫他老范好了。”

  老范?

  欢喜哥现范宝路调皮的朝自己眨了一下眼睛。

  “老范。”欢喜哥居然大大咧咧的叫了一声。

  老范对对着他一笑。

  这可就好玩了。

  欢喜哥叫范宝路是老范,叫老范的爸爸也是老范。一看 到底哪个才是老范?

  乔远帆养兰花天下闻名,也可以算是艺术界的,这次和他的朋友们同样是来参加这次艺术节的。

  一听说“乔疯子”来了,这次艺术品拍卖组委会的主任郭主任急忙急匆匆的迎了出来。“久仰久仰荣幸荣幸”的话不绝于耳。

  至于身边的孔文举和老范,郭主任是不认识的,只是淡淡的打了一声招呼。

  “早知道乔老来了,无论如何是要请一盆您养的兰花的。”郭主任讨好的说着:“如果今天能有乔老的兰花这次的展览当真是最完美的了!”

  乔远帆还是只笑了一下当成应。

  这三个人一来,居然看都没有看“夕阳下的牧童”一眼。而是径直走到了一个展台前。

  那里放着的,是史劲夫拿出来的参展作品:

  “画雪斋主人”的印章!

  史劲夫拿出来为自己的画雪小斋做广告的最有力武器。

  乔远帆三个人一直在观察真这方印章。

  一看到乔远帆出现,史劲夫又惊又怒。

  上次正是因为他“乔疯子”的赫赫大名,才让自己被雷欢喜给骗了。

  这次他又来做什么?

  而且这方印章乔远帆上次明明已经鉴赏过了啊?

  可是众目睽睽,对方又是乔疯子,总不能不让他们看吧?

  只不过史劲夫的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那三个人在印章前看了良久,乔远帆这才问道:“怎么样?”

  老范叹息一声:“老乔啊,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这方印章是假的。”

  这话一出,周围“轰”的响起一片惊呼。

  假的?这方金石大师陈之山的印章居然是假的?

  史劲夫又急又怒:“你们可不能信口雌黄啊。这方印章怎么可能是假的?”

  这方印章是史劲夫最完美的收藏了,一直珍藏着从不轻易拿出来示人,这次为了在艺术拍卖上打响“画雪小斋”的名头自己这才拿了出来参展。

  可是在这几个人的嘴里居然成为了假印章?

  欢喜哥也摸着脑袋弄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情况。

  上次自己和爸爸一起看到过这方印章,爸爸还对它赞不绝口呢,也没有说到什么假印章的事情啊?

  今天怎么会忽然带个人来说就是假的了?

  “史老板,这方印章真的是假的。”乔远帆的声音然周围安静了下来:“上次我曾经在史老板那里看到过,当时心中就有疑惑,但我摸不准,所以特别请了一个这方面的行家来鉴定一下。”

  行家?

  什么样的行家能够有如此的权威?难道就是这个老范?

  “乔老,我知道您德高望重。但不能这么冤枉我。”史劲夫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方印章是陈之山先生亲手刻了送给我的,绝不可能是假的。”

  这点他有信心。

  欢喜哥也想到了自己爸爸曾经说过的故事。

  史劲夫是陈之山的弟子,只是后来因为心术不正要被陈之山逐出师门,史劲夫于是冒险偷出了这方印章。

  按照这个故事来说。这方印章真的不太会是假的啊?

  “行家?”史劲夫冷笑了一声:“乔老,你认识的人多,不过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找个人来鉴定我的印章吧?”

  乔远帆也没有理他:“我说这方印章是假的就是假的!”

  这话实在有些霸道无理了,欢喜哥听着更加奇怪,自己爸爸不是这样的性格啊?

  今天爸爸这是怎么了?

  周围一片鸦雀无声。

  每个人都想亲眼看看事情到底朝着什么方向展。

  “陈之山生前是我的好朋友,我决不能让他的名声受到玷污!”

  乔远帆一点都不客气:“史老板。赝品之害你的心里比我更加清楚,如果是假的,我要你亲手砸了这方印章!”

  周围再次响起了一阵惊呼。

  砸了这方印章?

  史劲夫被气得差点吐血:“乔老,您说话也未免太狠了一点吧?你说是假的就是假的?那如果是真的怎么办?”

  乔远帆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包:

  “如果是真的这三方印章全部都归你了!”(未完待续。)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九四文学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