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之山平生的巅峰之作一共有三方印章:

  春满南国、兰中君子和至颠至狂!

  这代表了陈之山最高的艺术成就!

  而这三方印章他都送给了同一个人:

  乔远帆。

  乔疯子!

  现在这三方印章就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那种惊呼赞叹声不到现场的人是很难体会的。

  史劲夫眼中那种炽热的光芒更是可怕。

  那样子似乎恨不得立刻就把这三方印章归为己有。

  “如果你的这方‘画雪斋主人’的印章不是假的,我的这三方印章全部送给你。”

  当乔远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史劲夫差点跳了出来。

  送给自己!

  乔远帆居然要把这三方印章送给自己!

  乔远帆把郭主任叫了过来:“按照这一行的规矩,如果被人当场揭穿是赝品,那么必须当中销毁。郭主任,我想请你帮我们证明一下。”

  “好,好!”郭主任也是个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主:“我愿意帮你们作证。如果‘画雪斋主人’的印章是假的,那么史劲夫必须亲手销毁。如果是真的,那么春满南国、兰中君子和至颠至狂这三方印章将归史劲夫所有。诸位,是这样的赌约吧?”

  “是!”乔远帆和史劲夫两个人同时说道。

  欢喜哥明白了:

  贪婪!

  自己的爸爸再一次利用了史劲夫的贪婪。

  对于三方印章无限的渴望。

  可是让欢喜哥想不明白的是,爸爸凭什么证明“画雪斋主人”的印章是假的呢?

  而且即便证明了是假的,毁了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

  可是爸爸的苦心他同样能够理解。

  如果要史劲夫输了后把“画雪斋主人”的印章输掉,史劲夫肯定会起疑,肯定会怀疑有什么猫腻,一定不会答应的。

  可是如果让他亲手毁掉,在贪婪和自信作用的驱使下他会答应下来的。

  现在爸爸已经成功的做到了,就看事情的进一步展了!

  “谁来评判这方印章的真假?”史劲夫提出了这个核心的问题,然后他又加重了自己的语气:“谁又有资格来评判这方印章的真假?乔老,你是之山先生的好朋友不假。可是你毕竟不是这方面的行家!”

  “我!”一个人平静地说道。

  老范!

  说这话的人居然是老范!

  “你?”史劲夫一脸的不屑:“你有这样的资格?”

  “他有!”

  范宝路此时开口说道:“他是我的父亲,我父亲的名字叫范一峰。”

  范一峰?

  范一峰!

  南峰北山的范一峰!

  和陈之山齐名的范一峰!

  屹立在画家最顶峰的范一峰!

  每个人都张大了嘴。

  “他是我的好朋友范一峰。”乔远帆淡淡地笑着:“陈之山也是我的朋友,我无法看着我的朋友在离世后还被玷污英名,所以我请出了一峰先生。”

  范宝路居然是范一峰的儿子?

  欢喜哥越想越是滑稽。

  一个大名鼎鼎的数画大师的儿子。居然是个麻将高手?这说出去也未免太荒谬了一些吧?

  欧阳迟更是恨不得抽自己的巴掌。

  怪不得范宝路一来就说“夕阳下的牧童”并不能代表范一峰的巅峰之作,还有谁能比儿子更加了解自己的父亲呢?

  “我虽然是个画画的,但对金石艺术也有所涉猎。”范一峰平静地说道:“而且之山和我也素来互相仰慕,他生前我们彼此也一直品评对方的作品,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来鉴定这方印章的真假?”

  “有。有!”

  别人还没有答,郭主任已经迫不及待地说道:“这次的慈善艺术品拍卖会居然来了乔老和范老两位大家,足以载入史册了。”

  到了这个地步史劲夫也无话可说了。

  谁还能比范一峰更有资格?

  史劲夫拿出那方印章交给了他。

  到了这个地步,范一峰也再不客气。拿过印章简单的看了下,便说道:“假的。”

  “范老也不仔细的看下?”史劲夫很不客气。

  “刚才我已经看过了。”范一峰淡淡地说道:“从外形上来看,做的非常逼真,但假的就是假的。其实要辨别一峰的作品真伪非常简单,可这是一个秘密,一峰只对非常要好的几个朋友说过这个秘密!”

  他的目光落到了乔远帆的那三方印章上:“郭主任,请你拿起印章倒转过来。对着灯光看看它的底部。”

  郭主任疑惑的拿起那方“春满南国”的印章倒转过来对准了灯光。

  起初没有看出什么,但是凝视良久,嘴里很快出一声低低惊呼。

  借助着灯光,他竟然从印章的底部隐隐看到了一座山的外形。

  天啊。

  之前看不出来任何东西,但现在却呈现出了。

  而且越看越是完整。

  这到底是怎么印上去的?

  再拿起另外两枚兰中君子和至颠至狂,也同样都是如此。

  只是每一座山的外形都不尽相同。

  当郭主任提出这个疑问后,范一峰的神情看起来有些落寞:“这不是印上去的,这是内雕绝学,除了一峰兄外普天下再也没有人能够掌握这一伟大的艺术了。一峰兄担心有人模仿他的作品,制造出赝品来欺骗世人。所以他的每一方印章底部都有内雕。他平生喜欢各处名山胜景,所以这些内雕无一不是以山为记号的。”

  史劲夫听的目瞪口呆。

  他是陈之山的徒弟,曾经从师傅那里听说过内雕这门艺术,但师傅告诉他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掌握了。

  但是此时此刻他却亲眼看到了内雕艺术!

  而且还是他的师傅陈之山亲手雕刻上去的!

  师傅骗了自己!

  师傅早就掌握了内雕艺术!

  可是他却一直没有告诉自己。

  难道师傅早就怀疑不信任自己了吗?

  内雕的神奇。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画雪斋主人”的那方印章。

  不知道为什么,史劲夫现自己的心“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在每个人的注视下,郭主任拿起了那方“画雪斋主人”的印章。

  他放在灯光下看了良久,然后轻轻叹息了一声:

  “没有。”

  没有!

  当这两个字出现的时候,史劲夫心丧若死!

  自己千辛万苦偷出来的这方印章居然是个赝品!

  自己千辛万苦保存了那么多年的印章居然是个赝品!

  还有什么事是比这更加让人觉得讽刺的!(未完待续。)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九四文学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