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和天桃之争以一种谁都没有预料到的结局落幕了。

  天桃完败,而且是惨烈的失败。

  不光是天桃这一品种遭到了禁售,而且相关的责任人必然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罗娇娇想用天桃这一品种来挑战水蜜桃的地位,为自己聚集向上爬的政治资本,而且她也差一点就成功了。

  可惜的是在祝南镇还有一个雷欢喜!

  你永远无法知道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事情出来的雷欢喜。

  雷欢喜之前一直都在隐忍着,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他已经放弃了,可是谁都没有想到雷欢喜的反击居然会来得如此快速而凌厉。

  一旦出手,对方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也许很多年后,罗娇娇在回忆起自己一生的时候,最后悔的大概就是在错误的时间选择了一个错误的对手吧。

  而对于左书记来说,他的心情也是复杂的。

  能够打败来自于下关镇的挑衅,他很高兴。祝南镇的面子终于保住了。可是雷欢喜这个人该怎么说呢?

  这家伙也许很早以前就想好要怎么办了,但他一直没有动静,因为他提出的要求还没有得到满足。

  一旦自己满足了他的要求,他于是就出手了。

  “司徒啊,将来不管谁和你搭档,都要提醒未来祝南镇的书记一定要当心雷欢喜这个人啊。”左书记叹息了一声:“和雷欢喜怎么相处那是一门学问啊。”

  司徒镇长瞪大了眼睛:“老左,你不是真的想要撂挑子吧?”

  左书记苦笑了一声:“祝南镇上发生的这些事情,总是要有人来承担责任的,不管事情有没有得到解决。我想了很久这个责任必须由我来承担。”

  看到司徒镇长想要提出反对意见,左书记摆了摆手:

  “你比我更加适合待在祝南镇上,真的,我不是虚情假意。我们俩之前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走,那肯定是唱红脸的走。你对祝南镇的情况熟悉,人缘好,没有谁比你留下来更加合适的了。”

  司徒镇长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他的内心承认左书记的话是对的,而且平心而论,左书记是个不错的官,也许他对一些事情的处理方式存在争议。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对这个镇子已经尽心尽力了。

  气氛多少变得有些伤感起来。

  可是在另一边却是一副的兴高采烈的局面。

  雷欢喜简直成了祝南镇的英雄,他带着祝南镇漂亮的打了一个反击,成功的保护了水蜜桃的地位。

  “任何的植物生长都是有规律的。”老成持重的吴平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结局:“小雷村长,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大有学问在里面啊。其实在我第一次接到罗娇娇的电话,并且知道了天桃这一品种后,我的心里很是有疑问的,什么样的桃子可以做到一年三熟?”

  “是的,小雷村长,在来之前父亲就和我谈到了这个问题。”吴海接口说道:“而且以父亲对你的了解,面对天桃的攻势,你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我们这次来其实不是看天桃的,而且看你如何进行反击!”

  擦,这等于给你们免费看了一出好戏?

  雷欢喜笑着摸了摸脑袋。

  “不过,我们可不光是来看戏的。”吴海接着说道:“我们还带来了一份新的合同,泰花公司决定和方寸公司续签两年的合同,并且在水蜜桃的收购价格上也会有所提高!”

  哎,这倒不错啊。

  本来在雷欢喜的设想里,和海马海葵黑魔虾一样,他也想把水蜜桃拿过来自己做的,可是他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一设想。

  摊子不能铺得太大,自己没有那么多的力量多线出击。

  而且更加主要的是,如何自己的海马海葵黑魔虾想要出击东南亚市场,那么泰花公司毫无疑问将会给自己提供决定性的帮助。

  毕竟吴家父子在泰国和东南亚一带经营的时间太长了。

  “吴老,吴总,你看你们大老远的来了,我都还没有给你们接风呢。”雷欢喜说做就做:“中午在仙桃村的方寸饭店,我请你们吃饭。”

  “恩,恩,我早就想去了。”吴平笑着说道:“上次在你们那吃到的鱼我可是念念不忘啊,这次一定要给我多准备一些。”

  雷欢喜也笑了出来,来到左书记和司徒镇长的面前:“书记大人,镇长大人,一起去吧,就当成是我们的庆功宴了。”

  左书记笑着摇了摇头:“你们陪好客人,我们就不去了,镇里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左书记虽然在笑,可是雷欢喜却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淡淡的落寞……

  ……

  新仙桃村的村支书齐志成也被请到了方寸饭店,毕竟海马海葵黑魔虾的养殖基地可在他那儿呢。

  安妮兴致勃勃的说着她的欢喜哥如何如何的威风,可是齐志成却只是淡淡一笑:

  “这又没有什么稀奇的,我们的雷村长鬼点子多得很,一眨就是一个主意。罗娇娇他们打上门来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擦,这算什么话,难道你家欢喜哥整天在那算计人还是怎么的?

  雷欢喜笑嘻嘻的给齐志成介绍了吴家父子,一边让人上菜一边大致介绍了一下原雁湖村养殖基地的情况。

  吴平在生意场上浸淫了那么多年,很快便猜到了雷欢喜的真正目的:

  “小雷村长,你这是准备自己做这些产品,打入东南亚市场吧?”

  “恩,我是有这个想法。”雷欢喜也没有任何的隐瞒:“我们一直都在做着廉价劳动力,海马海葵黑魔虾的大规模人工养殖我们耗费了无数的心血,但却处在了利益链的最底层,绝大部分的利润都被茱莉娅公司赚去了,说老实话,我是真的不太甘心啊。”

  “换成谁都不甘心。”吴平沉吟着说道:“这个市场的利润的确很大,尤其是海马丸,在市场上简直是供不应求。”

  “不对吧?”齐志成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我们已经提供了大量的生产原料,加上茱莉娅公司自己捕捞的,不该出现这样的局面啊?”

  “齐支书,这里面的一些情况你恐怕还不清楚。”吴海此时说道:

  “无论是在东南亚市场还是在日本韩国市场,海马丸的需求都是极其巨大的,光靠一个雁湖村养殖基地可根本没有办法供应。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茱莉娅公司对海马丸的投放市场数量还进行了严格的限制。”

  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明白了。

  这就和方寸公司的虫草王是完全一样的。

  一旦某样产品大量投放市场,必然对市场造成严重的冲击,供应的数量越多也越容易使价格出现大幅度的滑坡。

  所以虫草王对于市场的投放数量是进行了严格控制的。

  茱莉娅公司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他们始终都在控制着海马丸的投放数量!

  “而且茱莉娅这个公司不简单啊。”吴平看起来对茱莉娅公司非常了解:“他们的总经理杜威廉是个非常有经验的职业经理人,在东南亚和日本韩国市场经营的时间也非常长,人脉广,手段多,牢牢的把控着这个市场。”

  也曾经有别的公司想和茱莉娅公司展开竞争,但无论是在市场拥有量、品牌认知度还是价格上,都完全不是茱莉娅公司的对手。

  坚持时间最长的一家公司也无法只有半年多的时间而已。

  “这么说我们还无从着手了。”雷欢喜皱起了眉头:“吴老,您的看法呢?”

  “嘿嘿,小雷村长,说你狡猾你还不肯承认。”吴平早就看出了雷欢喜心里的那点花花肠子:

  “你的算盘早就打好了,要和我们泰花公司一起合作,打开这个市场对不对?”

  心思被人揭穿,雷欢喜反正皮厚:“吴总,我可不就是这个想法?那么大的市场啊,源源不断的利润啊,你说我不动心思那不是在说假话吗?茱莉娅公司在那经营的时间长了,难道还能有泰国公司经营的时间长?”

  “那倒是。”吴海很有一些自负:“我们吴家在泰国几代经营,不说势力庞大,可也还有一些小名气的。说老实话我们前几年也曾经瞄准过这个市场,但我们有个很大的缺陷,缺乏必要的原料来源。亚洲范围内的几个捕捞点都被茱莉娅公司控制了,再去远点的地方从成本核算方面又不划算,当我们听到茱莉娅公司已经解决了人工养殖的问题后,对和他们抢占市场我们也就死心了。”

  可是现在不同了。

  一个能够人工养殖的基地主动找上了门。

  “那就是说不光是我求你们,你们也早准备要和我一起合作了?”雷欢喜的眼中透露出了一丝狡黠:“咱们是彼此合作的关系啊?”

  吴平“哈哈”的笑了出来:“小雷村长,你这是见缝就钻啊。对,我们承认,我们早就想和你合作了。只是具体怎么合作,合作的方式都需要仔细的商量。”

  在利益面前谁都不愿意让步的,这点吴家父子的做法也无可厚非。

  雷欢喜很快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这种麻烦事肯定是让莫胖子和他们谈判去!(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