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雷欢喜来到了西郭村,马村长和裘支书迫不及待地就在方寸公司项目组的办公室里等着了。

  要知道,雷欢喜可是他们西郭村的财神爷,是未来西郭村的主要经济支柱,也是他们西郭村无论如何都要搞好关系的对象。

  马村长和裘支书一直都在做着最基层的工作,看待事物的眼光和态度远比左书记来得精明和实在。

  不光谁在西郭村说了算其实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西郭村的经济能够上去,包括自己在内的村民们能够得到实惠那就已经足够了。

  反正以自己的地位和年纪来说,一辈子都在西郭村了,再向上升迁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不顾着眼前的利益呢?

  说起来有些市侩,可却是实实在在的。

  他们根本就不在乎在西郭村到底是谁说了算。

  一看到雷欢喜几个人回来了,马村长和裘支书同时站了起来,要多热情有多热情:“雷总啊,怎么一来就那么辛苦,你为了我们西郭村那可真是操碎了心啊。”

  这马屁拍得过了,过了。

  不过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我们的欢喜哥听了心里的感觉还是相当不错的:“哪里,既然已经和镇里签了合同,那就该为西郭村做点实事。”

  “哎,辛苦啊,辛苦啊。”马村长叹息连连,随即赶紧说道:“雷总,上我家里吃饭去。晚上了,在自己家里吃,没事。住的地方也安排好了。”

  雷欢喜本来就想找个机会询问一下村子里的情况,以及村民们对于方寸公司到来的支持力度,这个时候既然他们邀请了,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拒绝的了。

  方寸公司的所有人都被请到了马村长的家里。

  一张足以坐17、8个人的大圆台支在了那里,冷菜早就已经上桌了。

  “老婆子、舅子,准备上菜。”马村长冲着厨房那里叫了一声,随即请所有的客人们坐了下来:“我老婆和我大舅子在烧,不好吃,凑合了。”

  拖过了一箱子的白酒,和裘支书一起打开,给每个人面前都倒上了满满的一杯:“咱不管会喝的不会喝的,面前都放上这么一杯意思意思。”

  第一道热菜一上来,马村长举起了杯子:“我说两句,村村合并以后,西郭村的经济情况不是特别的好,尤其是大岩洞项目的意外搁浅,更加让我们是雪上加霜。可万幸的是方寸公司来了,我相信在雷总的带领下,西郭村很快会走出被动。来,大家一起喝上深深一口。”

  所有人都举起了杯子。

  不会喝的只是用嘴唇碰碰意思意思,雷欢喜倒是一下喝了半杯。

  “海量,海量。”马村长连连竖着大拇指坐了下来:“雷总,我和老裘呢,也商量了一下。过去我和老裘之间是有一些矛盾,可这次既然你雷总亲自带队来了,那些小小的矛盾我们都抛弃了,我和老裘********的当好你的后勤,协助方寸公司在西郭村开展工作。”

  这本来是雷欢喜最担心的。

  裘支书曾经请他喝过一顿酒,透露出了他和马村长之间的不合。

  方寸公司在西郭村的业务已经正式展开了,如果一个村长和一个支书因为彼此意见的不同而互相扯皮的话,会给自己的公司带来极大的困扰。

  但现在看起来自己的确是多虑了。

  裘支书随即也做了类似的表态。

  雷欢喜接口问道:“马村长,裘支书,村民们的态度怎么样?”

  “村民们对方寸公司的到来还是持欢迎态度的。”裘支书很快回答道:“之前仙桃村和雁湖村的发展可放在那呢。雷总你想想,就咱们祝南镇有哪个村子的村民可以享受到那些待遇?村民们不要虚的,要的是看得到的实惠啊,是实实在在的好处啊!”

  这句话倒是一句大实话。

  作报告、空许诺这些事情谁都会做,拿到手里的实惠才是最真实的。

  “马村长,裘支书,我也在这里表个态。”雷村长听了这些话心里也放心了不少:“我新仙桃村的村民们享受什么样的待遇,随着西郭村经济的发展,我保证一视同仁。合同上约定的我会去做,合约上没有约定的,我也一样会看实际情况给予你们。”

  马村长和裘支书笑逐颜开,他们要的就是这样的承诺。

  酒一喝起,话一说开,下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西郭村之前是由西山村和郭口村合并成的,西山村的经济好,而郭口村的经济落后,合并之后,郭口村的经济一下就拖累了之前的西山村。

  这也就造成了前西山村的村民们收入的降低,也引起了他们的严重不满。

  可马村长能有什么办法?在村村合并之前,领导已经一再找他谈话,两个村子之间的村民们之间不许搞歧视,更加不许存在分配不公的情况。

  西山村村民有的郭口村的村民们也必须有。

  说到这里,马村长叹了口气:“雷总,老裘,我不是针对谁,可这不是在搞大锅饭吗?这么一来,西山村的村民收入低了,郭口村的村民收入也没有上去多少。你也骂我,他也骂我,可我这委屈啊,你让我能怎么办?”

  “你当我的日子好过?”裘支书也是满脸的委屈:“本来村村没有合并之前,两个村子的村民们遇到了都是客客气气的,可是现在合并后,大家心里都有怨气,结果只要在路上遇到,三言两语不合,那就是一通争吵啊。”

  吵架的一边说不是你们我们的小日子过得好着呢,另一边也不服气,说好像谁求着要和你们合并似的,

  本来吵吵也就算了,可往往到了后来两边越吵越凶,甚至都有动手打人的。

  怎么办?大家到村委会去解决呗。

  这事是归村支书处理的。可是裘支书能够怎么办?

  帮郭口村的人吧,人家说你护短,谁让你本来就是郭口村出来的?

  帮西山村的?那可更加惹事了。

  那些老乡亲们指着你的鼻子骂怎么着两个村一合并了你裘支书就去抱大腿?

  这工作可让裘支书怎么开展啊?

  好像遇到了知己一般,马村长和裘支书把心里的苦水全部倒了出来,酒也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

  到了后来两个人的眼睛都喝得红通通的,满腹牢骚:“本来好好的过着自己的日子,非要去弄什么村村合并,哎,雷总啊,我们说一句心里话,我们是真希望方寸公司能够办好,你办好了,村民们都有好日子过了,我们这些村干部的日子也就好过了啊。”

  这可是他们说的肺腑之言了。

  “马村长,裘支书。”彤彤和于诗然互相了一眼,两个人一齐举起了杯子:“既然雷总把我们派到了这里,我们肯定会尽心尽力的把工作做好。尽早的让旅游项目走上正轨。”

  “哎,哎,我们代表西郭村的村民们谢谢了。”

  这些话都说了出来,大家心里都舒畅了不少。

  马村长吃了一口菜:“雷总,听说了吗,罗娇娇被控制行动了。”

  “哦?”雷欢喜倒真还是刚听说。

  “真的,真的,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彩霞村在天桃里使用违禁药物的事情曝光后,很快引起了上级的重视。

  经过食品检疫局的检测,证实了在天桃里的确存在着大量zj35的残留物。

  而这一事态的始作俑者就是罗娇娇和阮浩北!

  事关老百姓的健康问题,市里很快成立了调查组驻扎到了下关镇彩霞村。

  彩霞村村长廉善康和村支书罗娇娇被控制住了。

  廉善康是个老实人,之前就不赞成罗娇娇这么做,一看到事发,想到自己清白了一辈子没有想到老了老了被毁了,心里要多后悔有多后悔。

  也没等调查组怎么问,廉善康就把自己所知道的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部说了出来。

  从阮浩北到达彩霞村开始,罗娇娇就知道他在使用国际禁止使用的添加剂,但是********追求成绩的罗娇娇非但没有阻止,反而还持全力支持的态度。

  廉善康也曾经劝说过几次,但罗娇娇和阮浩北一再向他保证zj35绝对出不了什么问题。

  他想着没几年自己就要退下来了,将来彩霞村都是罗娇娇的天下,她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因此对这事也就不再过问了。

  不但是天桃,彩霞村几乎所有的水果和农作物里都使用了zj35这一添加剂,而且已经有大量的进入到了市场内。

  “罗娇娇肯定是跑不了的了。”马村长也是祝南镇人,对之前彩霞村的咄咄逼人同样心存不满:“现在报应来了吧?而且不光是廉善康和罗娇娇,吕厚忠和陆国元同样也脱不了干系,我看啊,这下关镇的领导层要来个大换血了。”

  这也算是自作孽不可活了吧?

  本来在雷欢喜的设想里,他们只对天桃使用了添加剂,谁想到他们居然如此胆大包天,大规模的使用了zj35这一违禁的添加剂?

  现在谁都救不了下关镇和彩霞村的这些人了。而揭发这一切的却正是自己。

  这么说自己居然在偶然间又做了一次英雄?

  我们的欢喜哥想到这里还是有一些美滋滋的!(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