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彪悄悄的走进了一家咖啡厅。

  以前他是打死也不会进这个地方的,可是上午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约他在这个地方见面。

  这个要求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拒绝的。

  军哥打来的电话。

  在咖啡厅的一个角落里,顾彪一眼就看到了军哥。

  “军哥,你出来了。”顾彪略略有些激动的在对面坐了下来。

  “恩,出来了,要喝什么自己点。”贺建军淡淡地说道。

  顾彪随便点了一杯咖啡:“军哥,对不起,你出来了都没有能够去接你。”

  “这个我无所谓。”贺建军依旧是淡然的口气:“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回事。”

  不用明说,顾彪也知道军哥想问什么:“军哥,我想出人头地,我不想一辈子都当个小混子。所以这次我想帮雷欢喜一个大忙。您可能还不知道雷欢喜和朱晋岩之间的关系。”

  顾彪一丝一毫没有隐瞒,把雷欢喜和朱晋岩之间越来越恶劣的关系仔细说了一遍。

  贺建军的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

  在进大牢之前多少也听过一些这方面的事,但贺建军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不管怎么说,人家早晚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到后来还能有什么矛盾?

  可是现在听顾彪这么一说,雷欢喜和朱晋岩之间的关系已经完全无法调和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自己以及自己的这些兄弟们,现在都是方寸公司的一员,方寸公司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波及到他们。

  所以即便是从自己的角度考虑,也必须义无反顾的站在雷欢喜这一边!

  “军哥,我是真没有想到啊。”顾彪叹息了一声:“朱晋岩这小子平时看起来病怏怏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是真心狠手辣啊,而且坏主意一个接着一个。雷欢喜倒是每一次都能从容应对,可老是这么下去也不行啊?所以我想。”

  他悄悄的朝边上看了一看:“干脆找个机会废了这家伙得了。”

  “废了他?”贺建军笑了笑:“你当那些警察是吃闲饭的?顾彪,我们现在在走正行,过去的那些手段都不要再用了。而且最关键的一点事,朱晋岩是朱国旭的儿子,是未来君诚集团的掌门人。要是这事传了出去,朱国旭第一个恨的不是我们,而是雷欢喜。别忘了,雷欢喜可是他朱家未来的女婿,不能因为我们的冒失而让他们翁婿翻脸。”

  “军哥,其实我想吧,未来的君诚集团雷欢喜也有份。”

  当顾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贺建军的眉毛跳动了下。

  未来的君诚集团雷欢喜也有份!

  是啊,很多人都忽略了这个问题,这其中也包括自己在内。每个人都在想着君诚集团是朱晋岩的,可是谁说就不能是雷欢喜的?

  自己进去的这段时间顾彪也变了,他居然能够想到了这方面的问题。

  “想着朱晋岩对你的态度怎么样?”贺建军喝了一口咖啡。

  “还不错,挺信任我的,一些重要的事也愿意交给我去办。”顾彪很快说道:“而且雷欢喜放在朱晋岩身边的人,并不止我一个。”

  他很想说出林杨的名字,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那是雷欢喜人,雷欢喜没有同意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哪怕坐在自己对面的是自己最尊重的军哥。

  “我知道了。”贺建军点了点头:“最近朱晋岩有什么动作没有?”

  “有,而且还是针对雷欢喜的。”顾彪接口说道:“军哥,您肯定知道雷欢喜是国际海洋协会的全球特别荣誉大使吧?”

  “恩,我知道。”

  “这次国际海洋协会要在全世界各地新增三个分部,其中在亚洲范围内将会设置一个。首尔、东京和云东都在他们的考察范围之内。”

  这个分部并不是名义上的,而是具有很大的权利。

  尤其是在对于海洋资源以及渔业资源的调度上。

  分部将会设立一个总负责人——监察长,亚洲范围内的一切国际海洋协会的资源这个总负责人都有权利调用。

  也因此可以看出这个监察长的职位有多么的重要。

  雷欢喜是国际海洋协会的荣誉大使,也是这次考察小组亚洲组的考察员之一,可也正因为如此,按照国际海洋协会的章程,他是无法竞选监察长一职的。

  朱晋岩正是抓住了这个空档,积极的开始谋划起了这个职位。

  “军哥,本来雷欢喜的荣誉大使身份,在亚洲范围内说话很管用。”顾彪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但是如果朱晋岩得到了监察长的这个位置,那么可以对雷欢喜形成有效的牵制,在打击雷欢喜事业的同时,还能够让自己迅速得到壮大。”

  “不是那么容易吧?”贺建军沉吟着说道:“起码有一点,雷欢喜在国际海洋协会里认识的人可是远远超过了朱晋岩啊。”

  “军哥,有些情况您可能不了解,朱晋岩的身后有人撑腰。”顾彪苦笑了一下:“一个什么英属维尔京群岛红珊瑚公司的阿比盖尔·亚德里恩。这家伙的本事好像很大,据说还借给过江胜利钱。具体的内幕我不是很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叫亚德里恩的人在国际海洋协会里同样也有不错的势力,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考察小组的判断。”

  “哦,这些雷欢喜都知道吗?”

  “军哥,我不清楚,我只负责弄到这些情报。”

  “顾彪,你做的不错。”贺建军叫来服务员结了账:“你继续留在那里,将来有什么事直接和雷欢喜去说。还有,你妹妹知道这些吗?”

  顾彪的神色一下变得黯淡起来:“不知道,她还以为我又走上老路了。这次过年我也只有陪她吃了一顿饭,她恐怕对我完全失望了。”

  “要做事总要付出代价的。”贺建军站了起来:“你放心,当事情结束后我会和你妹妹好好解释的。”

  “谢谢,军哥,我知道了。”

  顾彪目送着贺建军离开了咖啡厅……

  ……

  “总之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的。”在雷欢喜方寸大楼的办公室里,贺建军把顾彪的话一五一十的重复了一遍然后说道:

  “欢喜啊,我可没有想到你和朱晋岩之间的关系居然弄成了这样。”

  “军哥,在你进去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雷欢喜却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嘿嘿,朱晋岩居然又对监察长这个位置感兴趣了。他钱那么多,怎么什么事情都想插手?”

  “欢喜,谁会嫌钱更多?”贺建军也笑了:“你现在准备怎么做?”

  怎么做?

  雷欢喜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军哥,监察长的职务我很早就知道了,而且我也知道我并没有资格进行竞选。本来我想着不管谁当都无所谓,可是现在朱晋岩想插一脚?嘿嘿,他想要的东西可没有那么容易得到。”

  贺建军发现雷欢喜也变了。

  之前的雷欢喜是个什么样的性格?

  无论是朱晋岩还是其他人想要这张位置他根本就不会当回事的!

  可是现在雷欢喜已经准备狙击朱晋岩了!

  “问题是我们推出的人选是谁呢?”

  雷欢喜在那想了许久:“这个人必须拥有自己的渔业或者海运资源,而且在当地还必须具备一定的名望。这个不太好找啊——对了!”

  “我妈妈!”

  “你母亲!”

  雷欢喜和贺建军几乎是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雷欢喜的母亲:

  环海集团的总裁梁雨丹!

  还有谁是比她更加适合的?

  云东市最大的水产基地环海城就是她的,监察长要求的所有条件她都符合!

  更加重要的是,她是雷欢喜的母亲!

  “距离报名截止已经没有几天了,考察组很快会来到云东。”雷欢喜的脑子里急速转动着:“朱晋岩肯定已经报名了,等等,我有便捷条件。”

  他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就打通了国际海洋协会秘书长斯诺潘的电话,在电话里仔细和斯诺潘说了一下这里的情况,并且郑重的以国际海洋协会全球荣誉大使的身份推出了一个特别提名人选:

  环海集团总裁梁雨丹!

  当挂断了电话后雷欢喜笑了:“军哥,怪不得那么多人重视身份呢,有的时候身份这玩意还真的好用。像我这个荣誉大使推出来的人选,一般协会都会优先考虑,而且会立刻无条件的通过初步审核的。”

  剩下的,就是看自己如何运作了。

  至于妈妈那边?妈妈肯定会同意的。

  第一是为了自己的儿子,第二也是为了环海集团的未来。一旦获得了监察长这个位置,对于环海集团的帮助也是巨大的。

  朱晋岩会怎么做?

  站在敌人的角度来考虑敌人在想些什么,斯蒂芬先生的话又出现在了雷欢喜的脑海里。

  朱晋岩肯定也会想到雷欢喜将充分利用自己的身份,他没有办法阻止,但会不会在云东方面弄出些小动作来?

  他也肯定会猜到自己会推出梁雨丹这个人选,那他又会不会在环海城里弄出些不可见人的事情?

  绝对会,不那么做的话他就不是朱晋岩了。

  “军哥,我想拜托你做点事。”雷欢喜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贺建军几乎没有一秒钟的迟疑就答应了!(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