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一大早来到方寸大楼的时候就有些闷闷不乐。

  毕竟和他呆的时间长了,一看到雷欢喜的样子安妮就知道这是为什么。

  “欢喜哥,左书记今天就要走了,要不咱们一起去送送吧。”安妮第一句话就说到了雷欢喜的心坎上:

  “反正左书记家离这又不远。”

  雷欢喜反应神速:“喏,是你要去送的啊,我就是陪你去的。”

  安妮哭笑不得。

  欢喜哥明明是很想去送送左书记的,可是两个人之间不久刚刚吵过架,谁都放不下这个面子是吧?

  现在自己正好提出了这个要求,他欢喜哥还有不立刻答应的?

  “是,是,是我要去送送左书记的,不是你欢喜哥主动要求去的。”安妮一把拉起了欢喜哥:“走吧,小雷村长。”

  欢喜哥眉开眼笑。

  早点这么说自己早就去了,这不还给左书记准备了分别的礼物嘛……

  ……

  来到左书记家的时候,看到左书记,他的妻子巩玉秋,女儿晓婷和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正在整理着东西。

  “欢喜哥哥,安妮姐姐。”一看到欢喜哥和安妮出现了,晓婷要多兴奋有多兴奋。

  在龙果的治疗下,晓婷的病情已经被控制住了,虽然走路的时候还是软绵无力,但是精神状态明显大为好转。

  相信等到治疗尼曼匹克病的特效药送到,晓婷早晚都会像个正常的女孩子那样。

  巩玉秋特别的善解人意,知道这次雷欢喜来了,肯定和自己的丈夫有话要说,很快找了个借口,带着安妮和晓婷出去了。

  面对面的和左书记站在一起,雷欢喜还是多少有些尴尬的。左书记的离开和自己也是有些关系的。

  倒是左书记笑着说道:“欢喜啊,谢谢你来送我,现在可没有什么书记和村长的关系了。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常说的雷欢喜。欢喜啊,这个是我的学生封子铭。”

  “你好。”

  “你好。”

  雷欢喜和这个叫封子铭的握了一下手,也没有特别的在意。

  “左书记,新的工作安排好了吗?”雷欢喜特别问了一声。

  “恩,安排好了,在云东大学做一些后勤管理的工作。”

  左书记说完随即笑着说道:“现在我哪里还是什么书记?欢喜啊,以后见到我叫我一声老左就可以了。”

  “哦,知道了,左书记。”雷欢喜还是固执的这么称呼着,接着把自己带来的礼物拿了出来:

  “左书记,这是几瓶龙果做成的,你带着给晓婷吃。在特效药送到你手里之前,我每个月都会给你送来的。”

  左书记收了下来:“欢喜啊,在祝南镇的这段日子里,我最感激你的就是这个。只是恐怕以后没有机会报答了。”

  “左书记,要报答还不简单?把你的工资每个月都打到我的卡上呗。”雷欢喜笑嘻嘻地说道。

  “滚!”左书记笑骂了一声。

  这一来,两个人之间的那些芥蒂烟消云散。

  本来他们在私人关系上也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

  之前两人争论的全是因工作而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都坚持认为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现在左书记卸任了,一切都好说了。

  左书记一拍脑袋:

  “哎呀,忘记了,欢喜,现在我可以光明正大的问你要东西了,你的那人工鲥鱼,给我送几条来,那味道,一吃就忘不了。大封,你得尝尝。”

  封子铭在一边笑道:“老听老师说起祝南镇仙桃村的人工鲥鱼,我和老师一样喜欢吃鱼,这次可以沾光了。”

  “没问题。”雷欢喜立刻拿出电话让人多给自己送点人工鲥鱼过来。

  “老师,我先把这些东西送到车上去。”封子铭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的老师和雷欢喜之间肯定有话要说。

  等到封子铭一走,雷欢喜终于忍不住问道:“左书记,那个新来的书记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你说的是霍贵喜吧?”左书记皱了一下眉头:“欢喜啊,有些话我不该对你说的,可是我现在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说了也没有什么。霍贵喜这个吧,原来一直在南溪区一个智能部门里。”

  根据左书记了解到的情况,霍贵喜本来很有希望升值,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取消了。

  他又在那个部门里待了几年,也弄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居然把他调到了祝南镇接替左书记的位置。

  “挺神秘的啊?”雷欢喜习惯性的摸了摸脑袋。

  “我听到一些风言风语。”左书记沉吟了一下说道:“记得,是风言风语啊,也就是谣传,你听听就行了,千万不要外传。据说霍贵喜这个人品行上有些问题,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问题,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述才好。”

  左书记断断续续的说了一些,雷欢喜很快也大致知道了些。

  据说霍贵喜这个人表面上总是笑嘻嘻的,但很喜欢背后捅刀,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同事也是如此。

  在之前那个职能部门里,曾经有个副主任的位置要从他和另外一个同事中选拔一个出来,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竞争者的一些问题被反应到了上级。

  上级经过调查,都是些子虚乌有的诬陷。

  经过调查,霍贵喜有最大的嫌疑是那个诬陷者,但调查到了后来因为缺乏确凿的证据也就不了了之了。

  霍贵喜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坐上那张副主任的位置。

  “擦,那将来咱们祝南镇可有得热闹了。”雷欢喜嘀咕了一声:“上面怎么弄了这么一个人来咱们祝南镇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左书记苦笑了一声:“总之一句话,这个人绝对不好打交道。欢喜啊,之前不管是老娄还是我,对你的很多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着你的性子去折腾,但是现在新书记来了后,不管他的为人怎么样你都要收敛着点了。”

  “我知道了,左书记。”雷欢喜点了点头。

  恩,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以前的娄书记和现在的左书记,和自己的关系都相当不错,有的时候自己甚至恃宠而骄,和两任书记公然顶撞那是常有的事情了。

  现在来了一个新的书记,而且被左书记那么一形容,得好好的观察观察了。

  老狐狸倒不是特别可怕,可笑面虎什么时候在背后捅你一刀那就不好说了。

  “还有那个大岩洞项目也是如此!”

  左书记说到了这件事上:“老实说,大岩洞项目的责任全部在我,你是背负了很大风险的,这点你昨天和霍书记说的很清楚了。但是我从霍书记的反应来看,他并不是甘心的。”

  “那又能怎么样?”雷欢喜对这点倒没有当回事:“难道还能公然把这个项目从我手里抢走不成?”

  “欢喜,话不是这么说的。”左书记神色一正:“他没有办法公开抢走,但你毕竟是在他的领导之下工作的,要防备他在其它方面刁难你。”

  “我知道了。”雷欢喜也不再争辩下去:“我总之以后处处避让着这位霍书记也就是了,了不起,我这个村长也就不当了。”

  “雷欢喜,你这是什么态度?”左书记的口气一下变得严厉起来:“你雷欢喜现在了不起了?说撂挑子就撂挑子?你是方寸公司的总经理,你不做了当然不担心,当你的老板,当你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去,是不是?可是新仙桃村怎么办?”

  呃。

  左书记的态度忽然转变让雷欢喜怔了一下。

  这时候左书记沉默了一会,口气也转变了不少:

  “欢喜啊,你随时随地都可以不当这个村长,你不在乎,你从来都没有在乎过这个位置,你以前也和我说过,当新仙桃村走上正轨后,你肯定会不干的。但是有一点你想过没有?你不做了,霍贵喜任命自己的一个亲信来,就和当初的庞金华一样你怎么办?”

  雷欢喜也沉默了。

  就和当初的庞金华一样怎么办?

  村子里会被他弄得乌烟瘴气一团糟,原本正常运转的轨道会彻底的走上另外一条路。

  “所以,你给我牢牢的记住一件事。”左书记加重了自己的语气:“我不管你雷欢喜将来怎么样,但是必须给我待在这张位置上。你未来要走?可以,谁也阻拦不了你,可我对你只有一点要求,把新仙桃村给我弄好了,弄得谁也破坏不了了你才能走。”

  他死死的盯着雷欢喜:“雷欢喜,这是我离开祝南镇前对你的最后一个要求,你答不答应?”

  “我答应你,左书记。”雷欢喜郑重的对左书记做出了自己的承诺:“我保证不管发生了什么,新仙桃村都不会出现第二个庞金华,新仙桃村保证都不会乱。”

  “那我就放心了。”左书记的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好了,我该说的也都说完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把握。欢喜啊,你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情。”

  雷欢喜有些舍不得:“左书记,一有空就记得回来啊,我不管祝南镇其它地方是什么样子的,反正新仙桃村永远都欢迎你左书记。”

  左书记看着雷欢喜用力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