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贵喜到底还是出现在了雷欢喜的办公室里。

  可是为什么这位霍书记原本始终都是笑嘻嘻的脸上今天看起来那么的不开心呢?

  “司徒镇长,霍书记,欢迎欢迎。”欢喜哥热情无比:“欢迎来方寸公司考察工作,请坐,请坐。安妮,怎么那么没有眼力界呢?赶快倒茶啊。”

  可是我们的安妮大小姐坐在那里只顾着玩手机,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

  “瞧,瞧,公司里的人都被我惯坏了。”欢喜哥却是笑模笑样:“司徒镇长是这里的常客了,霍书记,您是第一次来,我带您到处参观参观。”

  “啊,不急,不急。”

  一幢楼有什么好参观的?霍贵喜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气一些:“小雷啊,今天我们来是有一些事要和你商量一下的。”

  “您说,您说。”欢喜哥依旧是春风满面。

  “小雷啊,我上次和你说了关于要引进一条造纸厂的设想。”霍贵喜在心里组织了一下:“其实那只是一个设想,也怪我初来乍到,没有好好的考察就贸然有了这个想法,这是很不谨慎的做法,也让你造成了一些误会,我应该做自我批评啊。”

  雷欢喜看起来好像完全没有听懂:“霍书记,引进造纸厂是好事啊?再说了,不管镇里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是镇里的事,您怎么和我说这些了?”

  我怎么和你说这些了?

  雷欢喜,你这是在装傻是不是?不是因为你我今天来这里做什么?

  霍贵喜心里不断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小雷啊,造纸厂项目不会上马,我可以保证这个设想在未来也不会再被提起,你在梨花村的项目我看也没有必要搬迁了。”

  “啊?”

  欢喜哥张大了嘴:“霍书记,您现在和我说这些?您开玩笑了吧?那天您是怎么和我说的?因为我的搬迁您还感谢过我啊。”

  霍贵喜哭笑不得:“是,是我考虑得不够成熟,身为领导在考虑不成熟的情况下就说出这样的话是很不应该的。”

  欢喜哥露出了为难的表情:“现在说这话恐怕晚了吧?我是真想帮镇里的忙,您一开口,我立刻准备搬迁。现在您让我不要搬,可费用我都已经付出了啊。还有,下关镇那里怎么办?那是有合同的啊。霍书记,其它的事情我都可以无条件的支持,但只有这条不行。毕竟,为了整个的搬迁我们已经做好了全盘的计划,是整个一年的计划啊。”

  这话你说雷欢喜说的没道理吗?

  不,很有道理。

  搬迁是你霍贵喜霍书记答应的,人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开始准备了,你这里倒反悔了,不让搬了?

  这不是在开玩笑嘛。

  无论霍贵喜好说歹说,雷欢喜就是不肯松口,一口咬定了自己的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全部完成,你现在不给搬算是个什么意思?

  霍贵喜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求援的目光落到了司徒镇长的身上。

  对于霍贵喜来到祝南镇后的一系列做法司徒镇长也是相当不满意的,独断专行,引进造纸厂那么大的项目居然也不通报一下就决定了。

  现在好了,出事了,急了?

  可是为了祝南镇的稳定,即便内心严重不满,但司徒镇长还是说道:“雷欢喜,不许搬,这是命令!”

  “凭什么啊?”欢喜哥的脾气也上来了:“公司是我的,项目是我的,你们往里面投过一分钱啊?我又不是要搬仙桃村。我还没听说过要搬家还不让搬的。”

  “我说不许搬就不许搬!”

  司徒镇长的嗓门也大了起来:“是,家当全是你的,但为了祝南镇的安定团结,这个家我还就是不允许你搬了。”

  “嘿,还带这样的?”这次轮到欢喜哥哭笑不得了:“那我的损失怎么办?镇里负责赔偿不?”

  “没钱,没钱,镇里没钱。”一说到钱司徒镇长就连连摇头。

  “您这是和左书记工作的时间长了,也在耍无赖啊。”欢喜哥瞪大了眼睛:“又不许我搬又不给我赔偿,合着我就该倒霉是不是?”

  司徒镇长丢了一个眼色给雷欢喜,那意思是在说差不多就得了。

  然后把自己的语气放松了一些:“欢喜啊,也不是说就该你倒霉了,可是现在镇里财政的确有些困难。我知道你已经付出了很多,我看这样吧,在政策上可以给方寸公司以极大的优惠。霍书记,你看这么做怎么样?”

  怎么样?现在还能怎么样?

  只要能够让方寸公司梨花村项目不搬迁,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啊。

  “我看这个办法好。”霍贵喜连连点头:“政策上可以给最大限度的优惠。雷欢喜,你有什么条件就提出来吧。”

  雷欢喜立刻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莫大伟,来一下。”

  不一会莫胖子就走了进来,一进门就说道:“司徒镇长,霍书记,那我们就好好谈谈吧。”

  司徒镇长和霍贵喜面面相觑,合着雷欢喜这是早有准备啊?

  既然短处捏在了人家手里,那就老老实实的低头吧。

  莫胖子开始提出条件了。

  很快,在雷欢喜的办公室里不断传出了司徒镇长和霍贵喜的声音:

  “十年内在梨花村、新仙桃村不引进任何污染性项目,这条完全可以答应……这块店面给你方寸公司免费使用?这可是本来彩霞村水果超市的,是镇中心最好的项目,怎么可以免费使用……镇东面的那块空地?雷欢喜,你这是想把猪肉用白菜价买去啊,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啊……这个大岩洞项目开放后的税收条件你疯了吧……”

  “我这次亏大了啊。”

  不管对方提出什么异议,我们的欢喜哥都苦着一张脸说着同样的话。

  嘿嘿,和你家欢喜哥玩无赖?你家欢喜哥可是玩无赖的祖宗!

  还有那个莫胖子,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那是在谈生意的时候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啊。

  反正今天你家欢喜哥的条件就开在这了,你们答应不答应的自己看着办吧。

  雷欢喜反反复复的重复着“我这次亏大了”同样的话,弄到后来司徒镇长和霍贵喜也懒得和他说了,直接就和莫胖子讨论起来。

  争吧,争吧,争到天翻地覆也就这样了。

  欢喜哥发现就很有点稳坐条鱼台的感觉。

  那边莫胖子和司徒镇长与霍贵喜争得面红耳赤,这里安妮坐在那玩手机,欢喜哥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架势。

  无聊。

  欢喜哥也掏出了手机。

  一点进游戏,欢喜哥立刻叫了起来:“安妮,你又充钱了吧?”

  “没有,没有。”安妮矢口否认。

  “还没有?”欢喜哥瞪大了眼睛:“昨天你战斗力还比我低几十名呢,今天怎么就超过我排到前十去了?我看看,我看看,我擦,都vip10了,你还说没有充钱?喂,你还挑战我?要脸不?你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不!”

  “一不小心,随手点了下银行卡就充了。”安妮坏笑着:“欢喜哥,现在可不是之前了,你玩手机游戏不充钱能厉害?”

  “你们有点节操成不成?我们这里在谈判呢。”

  莫胖子红着眼睛吼了一声。

  这两个臭不要脸的家伙,自己千辛万苦的在谈判,他们倒好,玩起了手机游戏,特么的还在那里吵个不停。

  恩,不对啊,安妮的战斗力进前十了?

  我擦!排在战斗力榜第十名的是你家莫爷啊!

  司徒镇长和霍贵喜这两个家伙谈的哪门子判啊,直接了当的答应了你家莫爷的条件,我得去再超过安妮啊!

  司徒镇长和霍贵喜哪里能够想到,他们在那费着脑筋谈判,谈判的对手心思却早转到游戏上去了。

  这次谈判进行了差不多有三个小时。

  最终的结果是,司徒镇长和霍贵喜原则上接受了方寸公司方面提出的绝大部分条件,只要回去开会征求意见最终确定就是了。

  而作为回报,方寸公司也郑重许诺不再将梨花村的项目撤离。

  司徒镇长看了霍贵喜一眼,你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本来压根就没有这事,你非要弄什么幺蛾子。

  现在好了吧,镇里为了挽留方寸公司付出了那么沉重的代价。

  方寸公司方面当然也有损失,但他们得到的回报和损失完全不成正比。

  最吃亏的只有镇政府了。

  哎,这个霍贵喜霍书记啊,这祝南镇虽然是个小地方,可这雷欢喜绝对不是个好糊弄的家伙啊。

  你要和他打交道,必须要做好十二万分的准备才行。

  而对于此时此刻的霍贵喜来说,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左书记之前已经提醒过自己一定要小心雷欢喜这个人了,但说实话自己根本就没有把雷欢喜放在心上。

  本来是想给雷欢喜一个下马威的,但最终吃了大亏的却是自己。

  镇政府损失了一些利益倒没有什么,关键是将来再和雷欢喜打交道的时候那可就不好办了。

  “司徒镇长,霍书记,你们这就要走啊?”正在专心致志玩着游戏的欢喜哥头也不抬:“慢走啊,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

  你妹啊!

  司徒镇长和霍贵喜实在无话可说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