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胜利的办公室前脚刚走了一只狼后脚就进来了一只虎!

  起码江胜利是这么认为的。

  在他看来,朱晋岩虽然阴险但顶多只是一只狼崽子而已,可雷欢喜却才是一只可怕的老虎。

  恩,江胜利非常确定自己的看法。

  这才多少时候,雷欢喜就从一个不名一文的穷小子有了今天这样的规模,这样的人不是老虎是什么?

  可是相比于朱晋岩那只阴险的狼,江胜利的内心深处却反而更加愿意和雷欢喜这只虎打交道。

  起码和雷欢喜说话不用提着那么多的心眼。

  “雷总,你这今天又来找我做什么?”面对雷欢喜的时候江胜利也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说吧,直截了当的说吧。”

  “江总,你也不知道客气一下,问我要喝什么茶。”欢喜哥嘟囔了一声:“咱们虽说是敌人吧,可是起码的礼貌总得有吧?“

  江胜利有些哭笑不得,这算是什么话啊?

  “成,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欢喜哥收起了笑容:“我是求你来帮忙了。”

  “帮忙?你又要找我帮忙?”江胜利瞪大了眼睛:“你上次找我帮忙,人情到现在还没有还,你现在居然又要来找我帮忙?你倒给我说说看,这次你要我帮什么忙?”

  “溪海船运公司是国际海洋协会的亚洲区成员单位。”雷欢喜很快说出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

  “国际海洋协会要在亚洲区新设一个监察长,我准备推出我母亲梁雨丹,所以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我不知道你的脑子里是怎么想的。”江胜利听都没有听完就说道:

  “这事我也接到了国际海洋协会的通知,而且我还握有投票权。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我帮着梁雨丹获得这张位置,然后你再利用她来打击我?有这功夫,我不会自己推举出一个候选人?我要答应了你。我脑子真的是有问题了。”

  不客气了吧,说这话就太不客气了吧?

  可是江胜利的态度早在雷欢喜的预计中:“江总,你倒是挺我把话说完啊,我们云东除了我母亲梁雨丹外,还有一个候选人。”

  “谁?”

  “朱晋岩!”

  当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江胜利一下沉默在了那里。

  朱晋岩?

  朱晋岩居然对这张位置也有兴趣?

  这事情可就好玩了。

  “江总。我们老实说,你和我之间是有矛盾,而且是绝无可能调和的矛盾。”雷欢喜也没有隐瞒什么:“可是相对于我,现在朱晋岩才是最让你头疼的人吧?红珊瑚资本是他帮你引进的,我听说,现在连你的这张位置都难保啊。”

  雷欢喜的消息好快?他怎么会知道的?

  江胜利冷笑了一声:“是,你的情报很准确,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帮你,我是养虎为患。不帮你。朱晋岩一样会按照他的计划来做。”

  “与其有两个敌人还不如先和其中的一个敌人结盟。”雷欢喜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江总,我现在对你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威胁。其实我很长时间对你没有实质性的威胁了,现在对你威胁最大的是朱晋岩。”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和你联手你就找朱晋岩一起联手来对付我?”

  江胜利问出了这样的话。

  “江总,你看错我这个人了。”雷欢喜叹了口气:“我绝对不会和朱晋岩联手的。你是一头凶残的狼,闻到血腥味就会把猎物咬死。可是朱晋岩却是一条毒蛇。我宁可和凶残的狼合作也绝不会和阴险的毒蛇合作。”

  江胜利居然笑了起来:“雷欢喜,你知道在你进来的时候我想到了什么吗?我想你是一头老虎,而朱晋岩是一头狼,可是现在你居然称我是狼?”

  “你是狼。朱晋岩是毒蛇。”雷欢喜特别着重强调了自己的这话:“江总,我是诚心诚意来找你帮忙的。这事你不是没有任何好处的。第一。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当你需要的时候你随时随地可以问我来讨还这个人情。第二,只要能够让我的母亲当选为监察长,我可以和你建立一个君子协定,溪海船运公司在未来将获得最大的便捷。”

  江胜利不说话了。

  人情什么的未免太虚了一些,可是后面一条却是他不得不考虑的。

  溪海船运公司是溪海集团下属一个非常重要的企业。每年都能够为集团创造大量的利润,江胜利对此也非常的重视。

  如果雷欢喜真的能够说到做到,一切按照计划进行,那么的确对溪海船运公司是个莫大的帮助。

  “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君子协议。”江胜利考虑了很久之后才说道:“我需要的是一份切实的书面保证。”

  “江总,这样的书面保证根本没有办法签署。”雷欢喜淡淡地说道:“有些人不相信君子协定。比如你。但有些人对君子协定的看法却是神圣的。更何况有一个最浅显的道理你始终都没有想明白。”

  他朝江胜利看了一眼:

  “要么是我母亲,要么是朱晋岩,你认为谁当选这个监察长对你来说是最不利的?”

  江胜利的身子动了下。

  是啊,这么浅显的道理自己为什么没有想明白?

  要么是梁雨丹,要么是朱晋岩。

  谁当选对自己最有利最不利?

  人就是这样的,能够想得很远很远,可是对发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事却无法看到。

  “让我好好考虑考虑,雷欢喜。”江胜利缓缓的开口说道:“我现在无法给你什么承诺,我必须要仔细的考虑考虑。”

  “成,我等着你。”雷欢喜站了起来:“江总,我不会逼你做任何事的,我的话也说完了,再见。”

  雷欢喜走了,只留下了一个陷入沉思中的江胜利……

  ……

  江胜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最近一个阶段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一直都在公司里忙着摆脱困境,家里照顾的少了。

  现在妻子曾若虹和儿子江继海就是他最大的希望,是他最大的快乐所在。

  他可以失去一切,却决不能失去他们。

  “你回来啦。”曾若虹温柔的把自己的丈夫接到了屋子里:“我让阿姨上菜了。”

  “恩。”江胜利看了看:“儿子呢?”

  “瞧你,一回来只知道儿子。”曾若虹的话有些嗔怪。

  江胜利带着歉意笑了笑,随便找了个话题打发开了。

  阿姨端上了热腾腾的饭菜。

  有家的感觉真好,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体味到的。

  可是当江胜利知道了江斌不是自己的儿子,并且和妻子离婚后,他才第一次品味到了家的重要性。

  现在,他又有个一个完整的家。

  “今天做什么了?”江胜利吃了口饭问了声。

  “带儿子去街上转了转。”说到这,曾若虹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胜利,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我今天老感觉好像有人在跟踪我。”

  “什么?”江胜利一下停下了手里的筷子。

  “可能真的是我多心了。”曾若虹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还是阿姨先发现的。”

  江胜利没有任何的迟疑把阿姨叫了过来。

  “江先生,反正我是肯定看到有人跟踪了,夫人还不相信。”阿姨端上了一碗汤,嘴里还在那不断的嘀咕着:

  “我们一出门就有车跟着我们,一辆灰色的。我们到哪那俩车就跟到那。我们一下车,准有一个三十来岁的人一直在悄悄的跟着我们。江先生,我儿子是警察,平时教我的东西可不少,我不会看错的,那人鬼头鬼脑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阿姨,别疑神疑鬼的,让江先生担心。”曾若虹赶紧打断了她的话。

  可这阿姨是个固执的人:“江先生,不信你看,我还偷偷拍下了那个人的照片呢。”

  说完她就拿出了手机,点开了一张照片。

  江胜利接过了手机,对着照片看了好大一会,这才把照片还给了阿姨:“阿姨,想不到你还有这么一手。”

  “可不。”阿姨炫耀似地说道:“我说了我儿子是做警察的,我学的可多了。”

  江胜利连声“嗯”着:“若虹,这个月开始每个月给阿姨多涨1000块钱的奖金。”

  阿姨眉开眼笑。

  江胜利不再说什么了,慢条斯理的吃完了饭,喝了会茶,然后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我还有点事,出去一下。”

  “啊,这么晚了还出去啊?”曾若虹有些不乐意了:“你好容易回来趟。”

  “抱歉,抱歉,最近这个阶段公司里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江胜利身不由己的叹息一声:“我看看儿子去。”

  江胜利来到了儿子的房间,看到江继海正在熟睡,站在婴儿床边看了足足有十来分钟,弯下腰轻轻的在儿子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好了,照看好我们儿子,我先出去了。”江胜利走出了儿子的房间,穿上外套:“最近天气变化的厉害,你也少出去出去。”

  “嗯,知道了。”曾若虹顺从的把丈夫送到了门口。

  心里对丈夫还是非常愧疚的,她也发誓,将来再也不会对不起丈夫了,一定要陪在丈夫和儿子的身边当个贤妻良母。

  一定。

  曾若虹悄悄的但却坚定的发下了这个誓言!(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