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造出来的困扰算是得到了很圆满的解决。

  虽然这次它是好心办坏事,可不管怎么说,能够让蝙蝠变成神经病的黑色之花还是很有作用的。

  而且是有很大的作用。

  现在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涌出来有些惊世骇俗,但将来呢?

  将来一旦准备充分了,黑色之花肯定能够派到大用场的,这一点雷欢喜毫无疑问是确定的。

  送到市里权威部门进行检测的水蜜桃结果已经出来,各项指标完全合格。

  不,不仅仅是合格了,而是优秀。

  甚至权威部门还在水蜜桃里新发现了两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

  这肯定是小胖的功劳了。

  这条小小神龙无论弄出什么来都是宝贝。

  对外的解释当然还是x元素——这种发现了,但却根本无法捕捉到的微量元素。

  至于镇政府方面,自从这次教训之后,霍贵喜似乎变得老实了许多,不再来找雷欢喜的麻烦。

  似乎而已。

  霍贵喜这样的人雷欢喜打过不知道多少的交通,他很确定,只有一有机会,霍贵喜绝不会放弃的。

  他在等待,等待一个最好的打击自己的机会。

  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这样的事情雷欢喜又不是第一次经历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那么简单的道理。

  不过此次事件让雷欢喜欠了下关镇一个很大的人情,人情这个东西对有些人来说无足轻重,可是对雷欢喜来说却比天还要打。

  玩意他们什么时候来向自己讨还人情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算了,现在不去想这些了。

  卢卡斯方面的第一笔款子已经打到了方寸公司的账目上,有了资金的支持,大岩洞项目的开发也可以正式开始了。

  工程队进驻了西郭村,按照设计工程全面展开。

  一切都重新走上了正轨。

  最新得到的消息,朱晋岩那里为了这次国际海洋协会亚洲区监察长的评选,忙碌得很,整天都在那里到处串联着。

  一个叫亚德里恩的家伙一直都在协助着他。

  那天乔远方对雷欢喜说的事情得到了证实:亚德里恩是钻石联盟的人,而这个大财团是全力支持朱晋岩的。

  虽然雷欢喜怎么也弄不清朱晋岩如何与一个国际大财团打上了交道。

  看起来他们也是顺风顺水,在亚德里恩的活动下,国际海洋协会内部有许多成员已经倒向了朱晋岩。

  这还不算完。

  国内方面,做为非常有分量的委员溪溪海海运公司,江胜利也蒙受到了朱晋岩沉重的压力。

  溪海集团董事会的那次叛变,尽管被江胜利成功的镇压下去了,但那只是朱晋岩的一次威胁而已。

  他随时随地都能力再在董事会策划一次叛变,关键只是看江胜利在这次投票中的态度。

  溪海海运公司把票投给谁,很大程度上将会影响到国内其它做为国际海洋协会委员的成员单位的投票决定走向!

  不知不觉江胜利成为了一枚非常重要的棋子。

  雷欢喜和江胜利谈过,可现在却一点把握也都没有。毕竟抛开雷欢喜之前和他的敌对身份不谈,江胜利也必须要考虑溪海集团的未来。

  溪海集团的命脉已经被控制在了朱晋岩和红珊瑚资本的手里。

  “根据我们的分析,江胜利手里的票是不用指望的。”博内皮特靠的不是猜测,而是精准的分析:

  “一旦他做出了选择支持谁,国内其它的投票至少有90%以上会跟着他走。”

  “欢喜哥,一次简单的谈话不足以改变一个人的立场,尤其是江胜利这样性格的人。”莫胖子也不是很看好前景:“我们还是得从其它方面来想办法。”

  是啊,一次简单的谈话怎么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立场,尤其是江胜利这样的人?

  他怎么可能为了曾经——不,现在依然是敌人的雷欢喜而做出牺牲自己前途的决定?

  事情没有雷欢喜之前想象的那么轻松。

  和欧文保罗取得了联系,并且详细述说了国际海洋协会的事。这两个人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

  他们需要评估。

  雷欢喜的确对他们有救命之恩,但偿还救命之恩有很多别的办法,能够不和生意牵扯起来尽量不要和生意牵扯起来。

  这一点乔远帆的判断再次没有错。

  雷欢喜是真的再次崇拜自己的老爹了,他的判断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偏差。

  在煎熬中等待了一天的时间,雷欢喜终于接到了一个视频电话。

  视频那头的人是欧文和保罗。

  “我想我们需要开一个简单的视频会议。”

  视频那头的欧文没有说什么废话,而是开门见山地说道:“雷,经过我们的评估,我们决定全力以赴的对你进行支持。”

  雷欢喜大喜过望:“那么快评估就出来了。”

  “我们有一套专业的评估方式。”保罗笑笑说道:“具体的合作方式我们会很快给你发邮件的,不过我们必须要警告你,你很有可能会失去这次竞选,你要面对的敌人很强大。”

  “那你们还愿意帮我?”雷欢喜有些不太明白了。

  “高风险才能有高回报。”欧文笑着说道:“风险很大,可是就和美国的总统竞选一样,民意调查中呼声很大的候选人一样会输掉最终的竞选。如果在此之前你能够站对队伍,获得的回报将会是惊人的。何况,你要面对的敌人很强大,但我们也同样的强大。”

  “如果失败的话。”视频那头的保罗耸了耸肩:“也不是什么世界末日,还有什么是比那次我们被叛军围困更加让人头疼的事呢?”

  雷欢喜笑了:“谢谢你们。”

  “成了,我们的朋友,不用谢了。我们的代表会在下周飞到云东,而在此期间,我们会做一些我们该做的工作,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视频会议结束了,雷欢喜长长的松了口气。

  对了,还有一个人肯定可以给自己莫大的帮助。

  斯蒂芬!

  斯蒂芬可是国际海洋协会的终身荣誉会员啊!虽然雷欢喜并不知道这个终身荣誉会员到底有多大的权利,但他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斯蒂芬愿意帮助自己的话,自己将会再次获得最强力的帮助。

  只是当手指碰到那个号码上的时候,雷欢喜却又有些迟疑起来。

  这个电话该不该打出去?

  打出去,很简单,而且雷欢喜有很大的把握斯蒂芬会帮助自己的,但依赖有的时候是一种病。

  “欢喜哥,在想什么呢?”安妮忽然出现在了雷欢喜的身后。

  “啊,我在想一个朋友。”

  雷欢喜把手机放回到了口袋里:“我有一个朋友,他可以帮我,但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寻求他的帮助。”

  “为什么?”安妮不是特别的理解。

  “他会帮助我的,但我其实和他没有任何生意上的瓜葛。”雷欢喜摸着脑袋说道:“他已经帮过我了,而且不止一次,如果我总是不断的索取,却一点没有回报,我担心会失去这个朋友。”

  “为什么?”安妮又问了一句为什么。

  “因为他不是你,也不是我。”雷欢喜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我甚至对他一点都不了解。我有事要找你帮忙,肯定会立刻和你说的,但是他不同。”

  “你说的呃是斯蒂芬吧?”安妮其实一直都很聪明:“欢喜哥,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说到这里,安妮沉默了一下:“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意思?

  “晋岩的事情。”安妮的表情看起来非常黯淡:“他是我的弟弟,可他总是做哪些事情。我昨天找过他,他却一句真话也都没有对我说。”

  插在中间的安妮是最为难的一个。

  一个是她男朋友,一个是她家人,换成任何一个人都很难以做出取舍。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雷欢喜握住了安妮的手:“有机会的话告诉晋岩,我不要朱家的一分钱,朱家从君诚集团到房子里的哪怕一张地毯都是属于他朱晋岩的。我只想从朱家带走一样东西,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安妮!

  可是朱晋岩永远都不会懂这些,或者更加准确的说,他不会相信这些的。

  因为他始终都是用自己的想法来度量别人的想法。

  “可是我要。”安妮却忽然变得非常坚定:“你不要,我要。我也是朱家的女儿,君诚集团同样也有我的份。欢喜哥,本来我只想在我出嫁的时候有一份很厚很厚的嫁妆,我也一样不想去争,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属于我的就是我的!”

  雷欢喜呆住了,安妮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安妮的话里却一点商量的余地也都没有:“我的就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我可以不为自己争,但不能不为我未来的家庭争。晋岩想把我的男朋友逼到死路上,那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雷欢喜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紧紧握住了安妮的手。

  安妮现在很少发大小姐脾气了,可是她骨子里的那份东西从来都没有变过,而且她也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的感情。

  她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尽管做出这样的决定真的非常困难。

  归根到底出现这样的局面都是朱晋岩逼出来的!(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