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胜利从车上下来。▲∴,

  司机位置上的葛振强也赶紧跟了下来:“江总,我陪你一起进去吧。”

  “不用了。”江胜利摇了摇头:“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在外面等着吧。”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来到门口,从容的按下了门铃。

  过了一会,门打开了:“江总,是您啊?”

  “老文在家吗?”

  “在,文先生在家,请进。”

  正在家里逗弄着孙子的文仲容一看是江胜利来了,怔了一下。

  “怎么,老文,老朋友来了都不欢迎啊。”江胜利笑了笑:“孙子都那么大了啊。”

  “啊呀,老江啊,请进,快请进。”文仲容这才恢复了常态:“我这比你大了十来岁呢,这个年纪在家里逗逗孙子是最大的开心了。”

  江胜利坐了下来,文仲容让给上了茶,又吩咐佣人带着孙子回避一下:“老江啊,今天白天真的抱歉啊。”

  “没事,没事。”江胜利显得很大度:“溪海集团这段时候困难重重,很多人都在给自己找退路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文仲容更加尴尬了:“老江,瞧你说的。”

  “我能理解,我真的能够理解。”江胜利一摆手:“朱晋岩先找的你吧?”

  文仲容叹息了一声:“老江啊,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瞒你。是,朱晋岩先找到了我,答应了我很多的条件。你知道,我儿子媳妇都在澳大利亚,过两年我也准备移民了,奋斗了大半辈子。想好好的安度个晚年,朱晋岩保证我的资产不会因为溪海集团而受到任何牵连,你说我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条件呢?”江胜利早就预料到了这些。

  文仲容迟疑了一下:“老江,我们开门见山吧。他要求我在下月举行的董事会上,对你发起不信任提案,并且要求提前引进红珊瑚资本进入董事会。”

  “那就是要把我轰下台?你答应了?”

  “是。我答应了。”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文仲容也不遮着瞒着了:“老江,溪海集团大势已去,这条大船虽然还能勉强支撑,但如果再不引进强力资本,再不革新的话,早晚真的要沉了,眼下的溪海集团是个什么样,你比我更加清楚。”

  江胜利却好像根本没有去听这些话:“除了你在溪海集团的地位和资产不会受到牵连。朱晋岩还给了你什么好处?”

  “两千万现金。”文仲容毫无隐瞒:“并且会以溢价收购我手里全部溪海集团的股票。老江,这也许是我这一生能够赚的最大的也是最后的一笔钱了。”

  “条件不错啊,这个时候还愿意溢价收购你手里的溪海集团股票。”江胜利点了点头:“对了,你还记得成峰资本吗?”

  成峰资本?

  文仲容当然记得。

  那还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当时溪海集团接到了一个很大的项目,但缺乏必要的资金,这个时候成峰资本介入了。

  在获得了成峰资本的注资后,溪海集团顺利开启了这个项目。并且让整个集团从此走上了腾飞的道路,

  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成峰资本骤然发难,召开了紧急董事会,要求重组董事会,罢免江胜利董事长的资格。

  当时事出突然,成峰资本准备充分,江胜利毫无防备。董事们在成峰资本的大量好处的许诺下几乎集体倒戈。

  江胜利眼看就要失去董事长的位置和溪海集团!

  只有两个人没有背叛他,一个是丁建国,一个就是文仲容。

  在经过紧急商量后,江胜利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力挽狂澜。

  董事会特别会议将在两天后召开。

  留给他们的只有两天的时间了。

  可是江胜利不在乎,他要为自己再赌一把。

  文仲容负责的是游说那些倒戈的董事。

  他用的办法非常简单。他手里早就积累了许多董事见不得光的东西。

  现在是到派用场的时候了。

  文仲容到处游说,或者利诱,或者威胁,最终成功的让超过一半的董事们重新屈服于江胜利。

  而丁建国做的什么,文仲容始终都不知道。

  两天后,在溪海集团董事会特别会议上,重组董事会的提案以极其微弱的优势被否决了,江胜利侥幸过关。

  本来以为成峰资本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全权代表,也同时是成峰资本的副总裁居然宣布接受了董事会的投票结果。

  半个月后,成峰资本被匿名举报了大量在经营活动中的违法犯罪事实,举报材料非常详细完善,证据充分。

  曾经在国内资本市场呼风唤雨的成峰资本大厦一夜倾塌。

  这被称为是江胜利本人,同时也是溪海集团历史上的最大一次危机。

  现在江胜利忽然提到了这件事,文仲容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那时候只有你和丁建国一直站在我这边。”江胜利好像陷入到了回忆中:“我记得成峰资本给你开出了两百万的价格吧?只要你能够支持他们?”

  见文仲容点了点头,江胜利无限感慨:“两百万啊,二十年前的两百万那是多值钱?能够不动心的有几个?可是偏偏你做到了。”

  “那时候我血气方刚,什么都不害怕,就知道一心跟着你做事。”文仲容也有一些难过:“但现在我老了,真的老了,斗不动了。”

  “不,不,你误会我了,我不是要你为我再争斗什么。”江胜利赶紧解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

  听到江胜利这么说文仲容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对了,你的那个司机呢?”江胜利顺口问道:“是叫阿海吧?我没有乘车来,你让他送我去个地方。”

  江胜利今天来就是为了说这些事的?

  文仲容完全放心了,一个电话把自己的司机兼保镖阿海叫来了。

  阿海就住在文仲容的家,他跟着文仲容十来年了,早就成为了文家的一份子。

  “我一会上车睡一会,你送我去这个地方。”江胜利拿过了一支笔和一张纸,在上面一挥而就。

  “好的,江总。”

  阿海伸手准备接过纸。

  就在这个时候意外猛的发生了。

  江胜利一把抓住阿海的手按在茶几上,接着举起笔狠狠地扎了下去。

  “啊!”

  阿海一声惨呼,他的手被笔对穿过!

  “老江,你做什么!”文仲容被吓到了。

  “再动一下你的手就彻底废了!”

  江胜利面露狰狞。

  听到叫声的佣人刚一出现,江胜利已经冷哼一声:“滚!”

  文仲容急匆匆地说道:“回自己房间去,不许报警!”

  说完又赶紧说道:“老江,有什么话好说,先放了阿海再说。”

  “文仲容,我警告过你我江胜利是什么人了。”江胜利说着转动了一下笔,阿海痛苦的呼声再度传出。江胜利却无动于衷地说道:

  “你敢背叛我?你还敢派阿海跟踪我老婆和孩子?想和过去一样抓住我的把柄吗?”

  “老江,你误会了,你误会了。”文仲容连声解释:“我什么时候派人跟踪过你老婆孩子了?”

  “照片都被我家的阿姨拍下来了,我一眼就认出了是你的司机。”江胜利狞笑着转向了阿海:“是不是啊,阿海?”

  他的手里又加大了动作。

  阿海痛苦的脸上肌肉都抽动起来:“都是我自己做的,和文先生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关系?你一个司机不经老板同意敢监视你老板的老板?”江胜利冷笑着:“阿海,你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可却有一个私生女,是不是?”

  阿海面色大变,连痛苦都感觉不到了。

  “从现在开始,你再敢帮文仲容做事我保证你一辈子见不到你的女儿了。”江胜利说着一把拔出了那支笔。

  阿海捂着手,面色惨白。

  他担心的不是自己的手会不会残废,而是自己女儿的安全。

  他面对的是什么人?

  是江胜利!

  “至于你?”江胜利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对着文仲容说道:

  “成峰投资那次,你知道丁建国做什么去了吗?你一直不知道,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他绑架了成峰集团那个副总裁的老婆和孩子,恩,我连那个副总裁叫什么都忘记了,无足轻重的一个小人物。”

  文仲容现在全明白了。

  怪不得那次那个成峰投资的副总裁居然什么反对意见都没有。

  “举报的材料也是那个副总裁提供的,当然同样是在我的威逼之下。”江胜利笑了笑:“要不然他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了。我知道我很卑鄙,可是怎么办呢?为了生存我只能这么做。老文啊,你的儿子媳妇在澳大利亚就安全了吗?你的孙子一直在你身边就安全了吗?你说呢?”

  你说呢?

  文仲容全身都颤抖起来。

  “你也可以这么对付我的老婆孩子,可是我看扁你了,你没有这样的胆量。”江胜利一边说着一边朝门外走去:

  “在溪海集团这次的危机没有解决之前,你哪里也去不成。你和你的孙子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云东市,一直到我同意你离开为止。”

  文仲容完全麻木了。

  他就如同今天刚刚认识江胜利一般!(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