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海洋协会的考察组在考察完首尔和东京后终于出现在了云东市。

  做为国际海洋协会全球荣誉大使的雷欢喜,表现出了难得的大方,充当了一次热情的东道主。

  考察组在各个城市都是有经费预算的,而且核准的非常严格,绝对不允许超标。

  不过这一次,他们就能够感受到什么叫宾至如归了。

  欢喜哥把他们安排在了云东市的五星级锦绣大酒店里,所有的费用都由方寸公司来承担。

  所有的费用:

  包括住宿吃饭以及他们在这里的一切开销。

  也就是说不用动用到考察组的一毛钱。

  要知道这对于一贯小气的欢喜哥来说可是不多见的。

  在考察组到达云东入驻酒店稍事休息后,欢喜哥很快将他们请到了最豪华的一个包厢里用餐。

  考察组的组长是法国人加里纳多,更加重要的是,他还是雷欢喜好朋友戴蒙德的好朋友。

  早就听戴蒙德说过这个雷欢喜看着小气,其实是个很好客的朋友,现在亲眼看到了果然如此。

  在电梯前,欢喜哥特别安排了几名保安,带队的就是那个保安小宝。

  至于为什么要安排保安,恐怕只有欢喜哥才知道了。

  在包厢里,除了客人外还有一个雷欢喜专门请来的客人:

  环海集团总裁梁雨丹。

  同时也是这次监察长候选人之一的梁雨丹。

  当欢喜哥一介绍完,加里纳多皱了一下眉头:“雷先生,按照这次考察的原则,在这样的场合下我们是不方便与候选人见面的。”

  欢喜哥笑嘻嘻的:“有没有硬性规定不能见面?”

  “这个——”加里纳多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

  没有硬性规定,只是一个自觉遵守的的事情而已。

  “那又没有硬性规定怎么怎么的。”欢喜哥还是笑眯眯的:“梁雨丹女士不光是这次的候选人,而且还是我的母亲,我请你们吃饭,让我的母亲来作陪没有什么吧?”

  呃。

  理论上来说的确是没有什么问题。

  “还有,还有。”欢喜哥好像想起了什么:“斯诺潘秘书长怎么说来着?来云东都挺我的安排?”

  加里纳多又点了点头。

  是的,斯诺潘秘书长的确交代过,考察组到达云东之后,一切都听从雷欢喜的安排。

  第一,雷欢喜是这里的主人;第二,雷欢喜是国际海洋协会的全球荣誉大使。有这两层身份已经足够了。

  欢喜哥端起了酒杯:“所以这次只是我举办的一次代表个人名义的欢迎宴会,和什么评选什么监察长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私人请你们而已。欢迎大家来到云东,这是个国际化的都市,也是个美丽的城市,希望你们在这里过的愉快。”

  梁雨丹也举起了杯子。

  加里纳多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和所有考察组的人一起举起了杯子。

  上的都是很有特色的美食,有的这些第一来到国内的老外们别说吃过,听都没有听过。那精美的造型甚至让客人们都不忍心下筷子。

  而且我们的欢喜哥绝口不提任何和这次竞选有关的事情,说的都是一些云东的旅游景点以及这个城市发展的历史。

  渐渐的所有的客人都完全放下了心!

  一个热情并且健谈的主人,让客人们享受到了最好的环境,吃到了最精美的食物,而且和自己的工作没有任何关系,还有比这更加舒服的事吗?

  梁雨丹也不时的插上几句话,说一些云东过去和现在发生过的趣事。

  “啊,我想起了一个人。”加里纳多这个时候忽然说道:“这也是我这次来到云东,我父亲特别交代过我的一件事,他想这里的一个朋友。”

  “哦?加里纳多先生,你父亲在这路还有朋友?”欢喜哥看起来很有一些好奇。

  “啊,是的。”加里纳多笑着说道:“我是第一次来到中国,但我的父亲在很多年前就来过中国了,而且在云东前前后后待了几乎一年的时间。他在这里认识了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并且迷恋上了一种美丽的花卉。”

  说到这里加里纳多停顿了一下:“这种美丽的花卉叫兰花。”

  听到兰花的名字,欢喜哥和梁雨丹交换了一下眼神:“加里纳多先生,你的那位那位朋友叫什么名字?也许我们可以帮你找到他。”

  “很难找到了。”加里纳多叹息了一声:“这位朋友很多年前就失踪了,我的父亲曾经努力的想要联系到他,但却一直没有成功。他念念不忘他的这位老朋友,总是说受到他的影响,我父亲也变成了一个兰花迷,他在家里养了很多的兰花。当听到我这次要来云东,拜托我一定要想办法打听到这个朋友的下落,尽管机会几乎为零。”

  然后加里纳多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了这个人的名字:“他的名字叫乔关山,当然比他这个名字更加出名的是他的外号,乔疯子!”

  乔关山——乔疯子!

  欢喜哥朝加里纳多看了看:“加里纳多先生,如果你一直在寻找乔关山先生的话,恐怕要失望了,因为他很早以前就改了一个名字。现在他的名字叫,乔远帆!”

  “乔远帆?”加里纳多怔了一下,接着猛的醒悟了过来:“你,你认识乔先生?”

  “我何止是认识他?”欢喜哥摸着鼻子笑道:“而且我和他特别的熟,熟的我叫他爸爸,他叫我儿子。”

  啊?

  加里纳多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

  雷欢喜居然是乔关山的儿子,乔关山是雷欢喜的爸爸?

  不对!

  加里纳多猛的看向了梁雨丹:“那么乔先生是您的?”

  “他是我的丈夫。”梁雨丹微笑着说道:“我儿子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先生现在改名字叫乔远帆了。”

  “怪不得我根本没有办法找到乔关山这个人。”加里纳多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接着又欣喜地说道:“这太好了,这太好了,没有想到我来云东的第一天就能够有这样的收获。雷欢喜,梁女士,请一定帮我转告乔先生,在遥远的法国,他的一个老朋友一直在想念他。”

  “这个嘛,恐怕我们做不到。”

  看到加里纳多愕然的表情,欢喜哥不慌不忙地说道:“这话还是你当面和我爸爸去说吧。”

  加里纳多笑了:“谢谢你,谢谢你,雷先生。请帮忙安排一次我和乔先生的见面,啊,今天晚上我就会通知我的父亲这个好消息的。”

  欢喜哥也笑了。

  我亲爱的朋友加里纳多,其实这些事情戴蒙德在你来之前就已经告诉过我了,就算你不说出乔疯子这几个字,我也会想着办法引到这上面的。

  恩,必须要好好的谢谢戴蒙德,这家伙和加里纳多家族走的非常近,而且给自己的资料也非常的详细。

  朋友多了好办事,这话说的一点也都没有错啊。

  这事既巧也不巧。

  巧的是加里纳多的父亲正好和乔远帆是很多年以前的朋友,但如果没有戴蒙德的帮忙,要出现现在这样的局面也很难。

  如果有了正确的安排,所有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变成可能。

  有了乔远帆的这层关系,酒桌上变得更加的热闹了。

  很多考察组的人都没有听说过乔疯子的故事,说老实话,即便是加里纳多知道的也不是态度。

  而乔远帆的过去从梁雨丹的嘴里娓娓道出。

  乔疯子过去是如何的威风凛凛,如何的痴迷于兰花甚至把儿子都弄丢了,然后又是如何的一家三口重新团聚。

  客人们听的啧啧称奇。

  这完全就是一个电影剧本啊。

  “不,这比电影更加丰富。”加里纳多叹息着说道:“很多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崩溃的,可是乔远帆先生并没有。让我难以想象的是,在失去亲人的这些年里他是怎么渡过来的?”

  “他有很多朋友。”梁雨丹微笑着说道:“朋友在许多时候都能够帮助你渡过难关。”

  “是啊,是啊。”加里纳多若有所悟:“梁女士,关于这次监察长的评选您有什么想法没有?”

  “我有很多的想法。”梁雨丹从容地说道:“但是我不会在这里说。我的儿子说过了,这只是一次私人的宴会,和监察长的评选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今天我来这里,是做为雷欢喜先生的母亲的身份。”

  “您让我觉得尊敬。”加里纳多认真地说道。

  欢喜哥喝了一口酒。

  恩,自己的这次安排真的太好了,让考察组的人在到达云东后的第一时间里见到了梁雨丹,对她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印象。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从理论上来说这次宴会和监察长的评选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当然是理论上的。

  酒桌上的气氛变得非常热闹,这个时候雷欢喜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电话听了一会,然后抱歉地说道:

  “我出去办点事情,很快,十分钟就回来。”

  加里纳多听乔远帆过去的故事正是入迷的时候,听到雷欢喜的话也根本没有在意:“啊,雷先生,您去忙您的事就可以了,我们和您的母亲聊的很愉快。”

  不光是一个加里纳多,客人们全都在专心致志的听着。

  这让我们的欢喜哥觉得自己在这都是多余的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