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B1ood(一血)!——”

  系统女声的击杀宣告,通过比赛场馆内的巨型音响清晰无误地传遍了整个会场,也震得所有现场观众的耳朵有些嗡嗡作响。 .? `?

  台下的观众席上一片惊呼哗然。

  这……这就一血了?

  按理说,华东赛区的淘汰赛到了这个阶段,每支战队的选手都没有弱者,必然都清楚知道在这个时间段,刚好就是打野收完了双buff恢复补给了状态之后、展开第一波游走gank的时机。

  这种时候,线上的英雄肯定要提高警惕才对。

  像是中路这边,紫色方军团的中单亚索和打野寡妇又都是没有什么硬控留人技能的英雄,蓝色方的中单拉克丝怎么就这么轻易送掉人头一血了?

  未免……也太快了点吧?

  然而在观众席前排的选手观战席上,浙大战队这边的队长孙锐年神情却稍稍变得有些凝重。

  他看出了点什么。

  “中路稳一点啊!”

  “对面打野是寡妇,很容易被绕后的好吗?”

  台上的福州科技大学战队这边,几位队员忍不住地埋怨责备自家中单队友。

  但身为战队中单的拉克丝队员同样也感到委屈:

  “不是啊……”

  “是对面亚索玩得太脏,太恶心人了啊。”

  ……

  事实也的确如此。

  中路拉克丝对线亚索,前期自然是要谨慎拉开一些距离,然后稳稳地用自己的e技能“透光奇点”或者平a去消耗poke剑豪亚索的血量就可以了。

  但问题在于,林枫操控下的中单亚索开局一上来就打得很强势激进。? ? ?.?`

  1级亚索学e,靠着“踏前斩”的位移效果借着小兵作为跳板各种在兵线上来回穿梭,玩得就是一个飘逸。

  等到了2级之后,林枫打的就更加大开大阖毫无顾忌,瞅准机会e上去近身、就是一记Q技能的“斩钢闪”给对手的拉克丝来上一记。

  或者索性e脸,aQa打一套伤害又继续e小兵退回来。

  甚至在这过程中,林枫将对手拉克丝的Q技能施放时机和角度都掐算得准准的,两次用e技能或者走位将“光之束缚”给闪避躲开。

  这样的近身对拼换血,如果算上对手蓝色方小兵的集火伤害,其实亚索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但这么做,最大的效果就是让对手的拉克丝烦不胜烦。

  打得火气出来了,心态也燥了。

  那就容易出事。

  所以,当林枫操控着亚索再次e技能借位蓝色方小兵突进上前、反手一个技能风墙挡掉拉克丝Q技能控制、再一段e突进到拉克丝身前时,对手的拉克丝也没有第一时间警觉反应过来。

  再然后安欣的打野寡妇就已经绕后包抄赶到了。

  人头一血,自然稳稳到手。

  “节奏感太好。”

  台下的观众席前排,浙大战队这边,孙锐年语气颇为凝重地做出了判断,目光紧紧落在台上那紫色方中单亚索的身上:

  “那个亚索……已经把中路节奏给掌控住了。”

  “拉克丝,在被牵着鼻子走。”

  这一刻,这位浙大战队的adc队长心中对场上那上海电协代表队的某位中单生出了更多的警惕和戒备。

  那个家伙……

  实力评估的分值,或许至少是在B 。??.??`

  至少,就刚刚所展现出的那一手对于剑豪亚索得心应手的操控能力,便不是他们浙大的中单所能够比得了的。

  心中想着,孙锐年看了身旁的自家中单队友一眼:

  “感觉怎么样?”

  身为浙大战队中单队员的邹城眉头紧锁,半晌给出一句回复:

  “有点厉害。”

  虽然是承认了对手的实力,但这位浙大战队中单的言语之中依旧带着几丝的不服气。

  孙锐年微微点头,没说什么。

  毕竟,这只不过是个开局一血罢了。

  这支上海电协代表队、还有那个中单亚索的实力究竟如何,还要继续再往下看看才知道。

  ……

  接下来的几分钟时间,场上的并没有爆太多的人头战事。

  不过在下路这边,唐冰瑶和曾睿的adc辅助组合却是上演了一波相当精彩的配合操作。

  比赛时间4分3o秒左右,下路兵线被唐冰瑶推了过去,而曾睿果断操控辅助锤石顺势往前压进,寻到对手两名蓝色方英雄后撤的一个破绽,直接出钩。

  而且这一记钩子打得相当心机。

  看上去,距离锤石更近的目标是蓝色方的adc小炮,而且锤石一开始追赶的方向也是朝着小炮去的。

  所以在曾睿操控下的魂锁典狱长Q技能起手的同时,福州科技大学战队的辅助莫甘娜就把e技能护盾套到了小炮身上、adc小炮队员也立刻做出反应开技能“火箭跳跃”大跳逃向塔下。

  然而,曾睿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小炮。

  嗖然射出的冰冷金属锁链划破空气,竟然是在起手的时候就已经转向朝着莫甘娜甩射而去。

  一把将目标命中,缠绕捆死,往回拖拽。

  同时唐冰瑶的adc奥巴马e技能飞快位移突进跟上。

  配合锤石的控制和套上的【点燃】,圣枪游侠的整套输出一气呵成,最后【闪现】追杀跟进再补两记平a,稳稳收走莫甘娜的人头。

  “nibsp; “锤石这一记钩子很心机啊!”

  解说席上默笙看得眼睛闪闪亮:

  “而且说起来,这位上海电协代表队的辅助队员,就是之前上海中学战队的辅助队长吧?”

  “这一手钩子真是把实力展现得太漂亮了!”

  一旁的流火却是皱着眉头,斟酌了一下用词之后给出简洁的评价:

  “莫甘娜护盾给得太急了。”

  “锤石这钩子,其实细心点可以看出是声东击西的才对。”

  这种话说得,虽然听上去有道理,但却也让台下的不少现场观众忍不住有些腹诽:

  细心点就可以看出来?

  说得太轻巧了吧?

  刚刚那一下,锤石真的就是冷不丁转身甩钩去Q的莫甘娜,绝大多数人都真的以为是要Q小炮的。

  明明就是锤石真的玩了一手好心机,怎么到了这个解说嘴里就这么轻描淡写了?

  马后炮也不带这么玩的吧?

  ……

  流火也听得到台下的骚动和议论声,知道是有些现场观众在质疑自己的分析评价。

  但他脸上神情丝毫没有变化,依旧泰然自若。

  在他看来他说的并没有错。

  至少,如果刚才他是那个蓝色方辅助莫甘娜的话,肯定不会轻易上当。

  当然有一点流火不会承认的是,在他的私心里,便是有些见不得身旁的搭档默笙或者台下观众对于这支上海电协代表队一片看好赞美,所以才忍不住要去冷嘲热讽两句、泼泼冷水。

  而且很快地,流火就找到了下一个可以攻击的问题。

  因为在一血的游走gank之后,接下来的三四分钟时间里,紫色方打野寡妇仅仅只是在上路gank了一次,而且只逼出了对手上单蒙多的一个【闪现】,其他就没有任何收获。

  看着那再次钻进野区准备刷野育的打野寡妇,流火嘴角勾起淡淡嘲讽弧度:

  “这寡妇……”

  “后劲有点不足了啊。”

  默笙听得有些微微皱眉,不是很喜欢自己这位解说搭档这样带着针对性的口吻,但还是本着职业素养地接话问了一句:

  “流火你的意思是?”

  流火笑笑,清了清嗓子,慢条斯理地开始评价:

  “寡妇……”

  “可不是这么打的。”

  “前期光老老实实刷野育有什么用?”

  “攻击性呢?”

  “不好好利用自身被动技能的潜行特点,还有前期的可观战斗力,那寡妇在前期的作用就等于没挥出来。”

  顿了顿,流火又评价:

  “我看先前第一波游走,寡妇做得不是还不错么?”

  “怎么现在就不知道要怎么打了?”

  话语中有些夹枪带棒,最后流火还颇为惋惜般地摇了摇头:

  “紫色方这位打野同学……”

  “对寡妇这个英雄的认识还是不太够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最新章节,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