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第一次,林枫感到如此地心慌意乱。

  还有手足无措。

  或许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是第一次,同样的感觉,就在不久前似乎他也经历和感受过。

  上次同样也是安欣没来学校、生病住院的那一回,他几次发信息和打电话,前者都没有半点音讯回复。

  但那次和这次又有不同。

  至少那一次,他打电话给安父安母便得到了具体的消息答复,不像这一次,他打给安父的电话竟然几次都被对方直接主动地挂断。

  一次、两次、三次……

  当这样的情况一再出现,哪怕林枫心中再怎样努力去安慰自己不会有事,他的心情都已经一点一点地慢慢沉到了冰冷的谷底。

  他不笨。

  他只是平时的性格有些粗线条而已。

  但这次,他已经无比真切地感受到绝对有什么事发生了。

  很多东西都一下子被串联起来。

  之前包子的生病住院。

  生日那天,在天台楼顶上的那一个令他措手不及的拥抱。

  还有过去那段时间里很多次包子都有些与寻常不同的细微情绪流露……

  放在之前,他都不会去多想。

  可现在,仿佛所有的事件所有的细节,都如同拼图碎片般被一点点拼凑在了一起,将要把完整的真相给呈现在眼前。

  只是这份“拼图”似乎始终都还缺了那么一块,让他无论如何努力去分析推测,都看不清真相的全貌,仿佛还是隐隐约约地藏匿在一片淡淡迷雾背后,让人心情焦虑得几乎难受发狂。

  四点钟。

  课桌前的林枫放下笔。

  他已经完全没有心思继续复习了。

  深吸一口气,他拿出手机打开了微信软件,用力抿住嘴唇,再次给安欣开始发信息。

  手指在手机全屏键盘上飞快地敲击着,一行行的文字在屏幕上不断打出——

  “包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打给你的电话也没有接,信息也没有回,我给叔叔也打电话了也被挂断。”

  “我真的很担心。”

  “是你又生病住院了吗,严重不严重?”

  “现在我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只能胡思乱想瞎猜,这种感觉很不好。”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你能不能告诉我。”

  “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告诉我究竟怎么了,看到信息的话,回我一个电话,或者如果真的不想接电话,至少……回我一条微信吧,拜托了。”

  长长的一段文字信息打完。

  字里行间带着毫不掩饰的关心担忧,语气中甚至有着几乎从未从某人身上见到过的低声下气的恳请与央求。

  然后。

  确认,发送。

  ……

  一家三口的出租车上,安静坐在后排的安欣手机再次“滴”地一声响了起来。

  身旁的安母望过来,坐在前排副驾驶座上的安父同样目光透过后视镜不动声色地朝着安欣打量。

  少女抿了抿嘴唇。

  不用看手机、她都能够猜到究竟是谁发来的信息。

  她也能够轻易地猜到,此时此刻还在学校班级教室里复习着的某人是怎样的心情。

  怎样的难过。

  因为,那份难过的心情……

  现在的她,同样拥有着五倍、十倍的体会。

  “不看一下信息吗?”

  坐在身旁的安母轻声开口询问着。

  安欣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少女的目光望向了窗外,车流与城市傍晚的风景在飞快往后掠去,拉出一片有些迷蒙的走马灯般的光影。

  如同她脑中不断往前回溯的思绪。

  她还记得大半年前刚刚转学来到上海时的画面。

  那一天她走进高三七班的教室,一眼便能够看到某个笨蛋目瞪口呆一脸难以置信震撼看着自己的表情。

  那一天在天台上安慰的拥抱。

  那一天住在某人和雪姐家里时、将某人赶出他自己的卧室去睡沙发,深夜某人偷偷摸摸溜进房间想要拿枕头又被自己抓个正着。

  那一天的除夕。

  绚烂盛放的烟花火树。

  那一天生日,不同的天台的相同的拥抱。

  仿佛一整个城市辉煌夜景都作为陪衬的画面。

  只不过……

  一切一切,都已经要成为过去。

  从大半年前转学来到魔都的第一天起,她就已经知道最终会有这样一天的结局。

  甚至事实上,大半年前的她本就该听从医生和父母的劝阻选择离开,只是因为她舍不得,所以才会苦苦央求着父母、让自己最后任性一次地争取到了这半年的时间。

  最后可以任性的半年。

  到现在,也结束了。

  她知道自己不能一直一直地任性下去,该离开的时候,便该离开。

  只是……

  坐在后排车窗旁的少女微微低下头,轻轻地吸着气:

  只是,当这一天来临,哪怕已经有了提前的心理准备,依旧还是会有一种措手不及的难过。

  漂亮的眼睫毛微微颤动着。

  忽然间安欣觉得自己的心脏微微地疼了一下。

  然后,酸楚的疼痛感仿佛在一点点如同毒药般扩散开来、弥漫遍整个身体,疼痛得让她甚至有些无法呼吸。

  “爸、妈。”

  “我能不能不走了。”

  车内,少女的声音轻轻响起,带着难以控制的微微颤抖和哭腔。

  不知是什么时候起,她的眼圈已经终于忍不住地红了起来。

  安父安母沉默。

  好半晌,当安父终于斟酌好用词想要开口劝说,后排的少女却又已经摇了摇头,努力般对着父母露出一个笑脸:

  “没事了。”

  “我随便说说的,不要担心。”

  “我就是……”

  顿了顿,仿佛还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少女轻轻吸着气抽着鼻子,轻声开口:

  “有一点点难受。”

  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变得很轻。

  少女低下头,蜷缩起修长纤细的双腿,将一头秀发埋在了膝盖里。

  肩膀、微微有些抽动和颤抖。

  ……

  傍晚四点半。

  安欣一家三口的出租车已经来到了目的地的机场。

  上海第十三高中的高三七班教室里,林枫已经完全放下笔不再复习,整个人埋头在课桌上一动不动。

  身旁的同桌欧阳大气不敢喘上一下。

  杨帆、任柔都时不时目光忧虑地望过来。

  隔壁组座位上的唐冰瑶看上去似乎还在低头专心做着高考真题,但笔尖在题目答卷上已经悬停了许久许久。

  一字未写。

  傍晚五点整。

  少女和父母已经领好了登机牌,走过安检。

  铃声响起,高三七班教室里,完成了一个下午复习任务的同学们都陆续起身准备离开。

  而这一刻的林枫也深吸一口气,仿佛终于下定决心,猛地起身背上书包、不顾身后欧阳、杨帆和任柔几人的着急呼唤,飞快朝着教室外冲去。

  “枫子!”

  唐冰瑶同样无比着急地背上书包、急急忙忙地朝着林枫的背影追了出去。

  ********************************************************************************

  这章补昨天的,今天第一更争取在下午三点前,下一章收尾本卷,然后就是大学和职业篇开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最新章节,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