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 闭口二十年,一朝起唇,佛音惊天!

  四谛圣殿。

  佛像背后,壁画之前。

  所有人,都静静望着那突然出现,态度极为狂霸骄傲的金甲男子。

  他们神色很复杂,有敬佩,有凝重,更多是畏惧!

  仇广陵!

  西陵战神殿第一天骄!

  本身就是六星天尊的他,修炼战神殿第一战法‘斗战神典’,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便是七星天尊,他也曾独自力毙,是年青一辈,无可争议的第一强者!

  哪怕是洗剑池第一强者霍承运,与其相比,也要逊色三分!

  而且,此人喜怒无常,战斗杀人,全凭喜好!

  对于这种人物,慧空不想招惹。

  在场所有人,也没有谁愿意去招惹!

  只是,仇广陵表现太过霸道,想要独霸这座隐藏着佛宗大德遗留的传承不说,还以强大的武力,生生将那些陷入顿悟中的武者,震醒过来。

  并将他们重创。

  断人机缘!

  古语有云,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

  对武者而言,机缘被断,比之父母被杀,更甚!

  然而。

  却没有人敢向那个人表露自己的仇恨。

  不为其他,只因为,那人叫做仇广陵!

  “这座四谛圣殿,我仇广陵要了!”

  仇广陵看着众人,声音冷漠如铁,没有丝毫商量的语气,而是以一种极为生硬,高高在上的口吻,宣布着这个令场间众人敢怒不敢言的决定!

  场上一片死寂!

  慧空长叹一声,走上前,正要说些什么。

  “滚!”

  仇广陵唇角漠然暴喝,一道极为强大且恐怖的气息,自仇广陵的口中传递而出,化作一柄无形重锤,狠狠撞向慧空。

  慧空神色大变,但他身为禅宗首席弟子,反应不可谓不快,手印翻飞间,一道道佛家气息弥漫,在其身前,凝聚出七层佛家真言罩。

  然而。

  这看似坚.硬,无可摧毁的佛家真言罩,在与那道无形重锤,碰撞的霎那,立时如被万钧之势扫中的玻璃,立时崩碎,四散!

  慧空也被这股强大力量波及,面色苍白,咳血暴退。

  场间众人心惊。

  均是面露不可思议之色。

  谁也没有料到,‘六大天骄’中的仇广陵,竟强大的如此恐怖,没有出手,仅仅凭借着一道暴喝,便重创了同为六大天骄中的慧空和尚。

  这时。

  刚从外面赶来的明瑶,以及悄然来到大殿,正默默观看的洗剑池弟子,都沉默了。

  他们都没想到,自己与仇广陵之间,竟然有如此大的差距!

  慧空轰然撞在大殿墙壁上,被其上笼罩的阵法反震而回,伤势更加严重。

  禅宗弟子大惊,连忙上前,扶起了身形摇晃的慧空,待察觉慧空伤势后,哪怕知晓仇广陵的强大,也对仇广陵露出愤怒仇恨的神情!

  “哼!禅宗首席?不外如此!”

  仇广陵冷笑,态度更加嚣张:“不管这里,是不是佛宗强者留下的衣钵,不管这里,是否跟你禅宗有关。从现在开始,这四谛圣殿,属于我仇广陵!谁若不服,那就站出来!”

  仇广陵冷冰的目光,横扫全场,带着极强的威压。

  在这股威压之下,哪怕是明瑶等人,也不想与他对视,纷纷移开目光。

  就在众人认为,这四谛圣殿,会落在仇广陵手上之际。

  禅宗弟子中,有一人,向前踏了一步。

  现场很是安静,众人在仇广陵目光的压迫下,不敢动弹,因此,这人只是随意踏前一步,在如此氛围的大殿内,便显的这般的显眼。

  所有人的目光,均是齐齐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身穿木棉袈裟,脖颈挂着黄木佛珠,神色木讷,目光坚毅,嘴唇厚重如刀的年轻僧人。

  苦行僧!

  他踏前了一步,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向前踏去。

  两步,三步,四步……

  直至他站在仇广陵身前。

  苦行僧不能说话,只是用他那看遍山川草木,体悟无尽佛法而生的慈悲双目,平静的望着仇广陵。

  “嗯?”

  仇广陵微微挑眉。

  眼前的僧人,修为连天尊都不是,极为普通,却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这感觉本身,就很古怪!

  如果。

  这种感觉,是来自一个八星天尊,仇广陵并不意外!

  但它不是。

  而是而来自于眼前这个,看起来木讷蠢笨,只知道苦修的青年僧人身上。

  “慧能师兄!”

  慧空神色微变。

  他并担心慧能。

  如果说,场上还有人,能与仇广陵一战,除了慧能,恐怕再无他人!

  “自二十年前,慧能师兄嚼舌如腹,修闭口禅,从此之后,便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迄今已有二十余年。二十年的闭口禅,若是一招启唇,佛音必如雷鸣!”

  慧空目光发亮。

  对修炼了二十年闭口禅的慧能,充满信心!

  “你想拦我,与我一战?”

  仇广陵微微眯眼,伸手抓向背于后背的长.枪,目光战意滔滔。

  战神殿弟子见状,眉头微挑,大感惊讶的望着慧空。

  他们想不明白,对付禅宗首席时,仇广陵师兄,只是一声暴喝 ,便重创了对手。

  如今,面对禅宗一个不起眼哑巴僧人,却准备提枪上阵!

  难道,这个只有半步天尊修为的哑巴僧人,比禅宗首席还要厉害?

  半步天尊强过四星天尊?

  这怎么可能!

  他们无法理解。

  现场大多数人,也都无法理解。

  唯有极少数的存在,如明瑶,如司徒昊,如洗剑池罗素,隐约察觉到了哑巴僧人的不凡,依旧有些不确定!

  苦行僧平静望着仇广陵,唇角翕动。

  以往,他只有在笑的时候,才会唇角翕动。

  但如今这种场合,自己师弟被打成重伤,哪怕他禅心在怎么平和,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再有,事涉佛宗壁画,他自然不会让步。

  所以,他唇角的翕动,不是在笑,而是准备说话!

  仇广陵神色微凝,银枪在手,倒也没有太过惊慌,只是冷漠的望着哑巴僧人。

  哑巴僧人唇角微动,伸出一指,指向仇广陵,或许是太长时间没有说话的缘故,口中的声音,有些含混不清。

  尽管语句模糊,但声音却庄严神圣,佛音如雷,震动大殿。

  “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最强升级,最强升级最新章节,最强升级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