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供奉与马帮首领(第一更)》。

他们的脸色都是苍白,显然已有頭顱競已被歐成兩半☆人倒下,

幾乎是同時的,蘇景和那少女睜開了雙眼,俱皆看到對方那近在咫尺的眸子,還不待疑惑之意涌上心頭,兩人便都感覺到了處于血潭之中的身軀各處傳來的各種怪異的感覺。

兩人不約而同的將視線轉移,令人臉紅的一幕頓時映入兩人眼簾。

“啊!!!!!”

刺耳的尖叫聲頓時從少女嘴中傳出,震得血潭不住顫動。

羞赧、驚嚇、恐慌......種種復雜的情緒瞬間充斥了少女的內心。

她完全沒有想到,在之前從洛竹關下的戰場殺出來卻又和蘇景失散之后,再一次與他相見,兩人竟會是處于這種羞赧而尷尬的境地。

這一刻蘇景同樣也是呆滯的。

自己明明是在服下了段赤木送來的那枚療傷丹藥之后在潛心療傷,怎么現在剛睜開眼,自己就出現在了這鬼地方,而且還和一個如此絕色的少女如此親密的接觸,還有,為什么這個少女的面容這么熟悉?

夢!這一定是在做夢!

蘇景猛地甩了甩頭,想讓自己從夢中蘇醒過來,可身體卻隨著這種劇烈的動作而被牽動了起來。

霎時間,奇怪的感覺隨著血潭潭水擴散到全身。

看著眼前那媚意天成的嬌顏,微蹙的黛眉間仿佛蘊著這世間最美的事物,蘇景原本已經恢復了清明的雙眼,再度變得赤紅,大腦徹底放空,似乎血潭那被隔離開的力量再一次涌入了他體內。

血潭表面依舊沒有絲毫的漣漪,似乎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但是只要進入血潭之中,就能夠發現,在這血潭內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許久......許久......之后......

蘇景終于再一次回復了神情的清明,手臂輕輕的在血潭之中擺動著,而他身旁的那少女同樣也是滿面殷紅,俏臉之上滿是迷茫。

良久,少女終于反應過來了剛剛發生了什么,當即一臉羞怒的嬌喝道:“蘇景!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嗎!?”

“嚇!”手掌擁在少女光潔的腰間的蘇景嘴角掛著一種詭異的弧度,似是在回味著些什么,而在聽到這么一聲充滿了怒意的呵斥之后,頓時嚇得渾身一顫,一臉驚駭的偏過頭看向身畔的少女。

“你......你認識我?”蘇景有些呆滯,雖說這少女看起來很面熟的樣子,可是自己絕對是不認識她啊,可為什么她好像認識自己,而且看起來還跟自己很熟的樣子?

“哼!”少女一把拍開蘇景那仍舊摟著自己腰間的咸豬手,雙手捂住身上的要害之處,冷冷的哼了一聲,“你,轉過去,轉過去!不許看!不然我打你哦!”

蘇景訕訕一笑,戀戀不舍的將目光從那血潭之中的雪白上挪開,然后轉過身去,給對方留下了一個瀟灑但實際上卻光溜溜狼狽無比的背影。

畢竟都和對方深入交流到了這種程度,嗯,也該那個啥一點。

等蘇景轉過身去之后,少女在旁邊不遠處找到了沉浮在血潭之中的月白色乾坤袋,然后從中取出了一套衣衫,準備穿在身上。

然而剛把衣衫拿出來,那衣衫便被血潭的力量給侵蝕成了渣渣。

講道理,若非乾坤袋的材質特殊,血潭無法侵蝕進去,只怕在血潭中漂浮了這么幾天之后,現在也早就成了灰灰了。

見著這一幕,即便少女再遲鈍也明白過來了這在這里完全穿不上衣服什么的,也就是這個時候,已經“明悟”了少女身份的蘇景卻是背對著少女篤定的說道:“姑娘,你是木子......”

聽著此話,少女心中微微一緊,不過還不待她心中升起其他的念頭,就聽到蘇景的話頭沒有絲毫停頓:“......你是木子的妹妹吧!”

剛剛片刻的沉思,蘇景終于想明白了為什么感覺這少女為什么那么熟悉了,那絕美的臉龐,不久活脫脫和木子是一個木子刻出來的嗎?

真不知道剛剛我腦子是不是進了五谷輪回之物,居然只覺得她面熟,完全沒意識到她和木子長得這么像。

講道理,也只有是兄妹或者姐弟才會這么像吧。

不過看她的面容,應該更像是木子的妹妹一些,雖說有些奇怪木子的妹妹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不過這都不重要了,如今自己已經和她合巹了,雖說還沒有什么感情基礎,但是感情這東西以后慢慢培養就是了,自己可是得對人家姑娘負責才行。

反正木子是自己的兄弟,當初自己就曾想過木子如果是女孩就好了,現在有一個木

……

……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晚,两人却聊得越来越开心,书房之中灯光明亮。

路王爷发现,王平凤的眼中的光芒,你那灯要亮上许多。

他觉得今天王平凤看起来很为顺眼,因为王红凤今天很低调很内敛。

他心中甚至在琢磨这个人真的是自己的老婆吗?

茶壶里的水已经空了,只不过两人相谈甚欢,却不愿意去打断这美好的气氛。

古之所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

父親病,母親走,親生妹妹遭厄在都已到了十二連環塢的總寨,

当叶风流与艾尔希坐电梯来到B82层的时候,才发现事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实际上他们连这个废弃设施的大门都进不去。

  艾尔希与叶风流分别用自己的身份卡刷了门禁,都显示为权限不足。

  当叶风流咬牙准备再刷一次自己的身份卡时,却被艾尔希果断的阻止了。

  “亲爱的,等等,你想做什么?”艾尔希道。

  “我想再试试,也许会有奇迹呢。”叶风流道。

  “那今天先别试了,按常理这个门禁第三次破解失败就会自动报警,”艾尔希一脸郁闷,“也许我们应该想想别的办法……或许可以去找伯纳德帮忙,你说呢?”

  “我刚亲眼看见他拉着泰瑞沙进了自己的屋子,你确定他可靠?”叶风流表情怪异。

  “天啊,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这样!我说今天伯纳德怎么会把伐木工送给泰瑞沙处置,原来他们竟然有这种关系!可是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艾尔希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大门。

  “要不我们回去继续做想做的事,”艾尔希媚眼如丝,拿着一根纤长的手指在叶风流的胸口划圈。

  “也许我的朋友可以帮忙,”叶风流眼角抽抽着急中生智道:“是跟我一个旅游团的一个小胖子,他是个很厉害的黑客,我想他一定会有办法。”

  其实他倒不是很介意和这个美女发生点什么,只是艾尔希过分主动,让他产生了一种被强迫的感觉,让他心里有些抵触。

  “也不差一个晚上,你说呢?”艾尔希咬着嘴唇继续划圈。

  “这件事情我们必须尽快解决,”叶风流额上见汗,“就算我那朋友能做出解禁的物品恐怕也需要不短的时间,所以我必须马上去找他,我们争取明晚再来这里。其他的事我们来日方长。”

  叶风流其实想找的不是新人轮回者李辉那个小胖子,恐怕那家伙连门禁是什么样子都未必知道。

  他要找的是役畜部的那个猥琐胖子西维斯特,连接待员程序都能私自更改,这种人才破解个门禁应该没问题吧。而且明晚约了梅芙再次相聚役畜管理部,正好顺路就可以把破解门禁的事情解决了。

  “好吧,你真是个称职的特工,”艾尔希挎上叶风流的胳膊,“我送你回去,希望你那个朋友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喂,你别躲啊!让我吻一下你又不会死!哈哈……我就喜欢你这种容易害羞的小鲜肉……其实有没有想过在电梯里……感觉更刺激哦……”

  叶风流忍受着艾尔希的一路骚扰,好不容易发髻凌乱满脸口红印的打开了小酒馆的卫生间门,重新回到了小酒馆中。

  “亲爱的,明晚再来找我哦,么……”艾尔希送上一个飞吻返身回到卫生间里,随手带上了门。

  于是叶风流便满头黑线的看到了尚伊正眼眉一跳一跳的盯着他,手里狠命抹着已经光可照人的桌子。

  “告诉你哦,我已经离开青狼加入你们小队了,所以我们已经是队友了。”小胖子李辉突然骑着拖把冒了出来,“青狼他们接了那个独眼大盗的藏宝图任务,已经出发去寻宝了,他让我留在这里看家,哼,分明是看我不顺眼想甩掉我。我还不伺候他了呢!”

  “对了,你和那美女进WC时我和美女队长打了赌,她说你中看不中用顶天三分钟,没想到这都三个多小时过去了,看样子我赢了!”小胖子李辉满脸崇拜之色的看着叶风流,“不过,那个美女难道是住在那里吗?”

  叶风流风中凌乱了一会,然后在尚伊紧盯不放的目光中挺胸抬头向楼上客房走去,嘴里还说着:“欢迎新队员,不过我好困,欢迎仪式什么的以后补上吧,再说我明早还要去参加警长的抓匪之旅,还是早点休息吧。”

  “禽兽……禽兽……”尚伊继续恶狠狠的虐待已经擦了三个多小时的桌子,光可照人的桌面上出现了一道道划痕。

 

北冥寧欣說:“哎呀,他不是你派來的嗎?袁叔一個人把三圣島的大圣桑新、二圣桑甘引往南邊去了。他一個人可打不過對方兩個呢。”

北冥玄猛醒,原來是金剛猿。這名義氣深重的妖修,不負所托,找到了寧欣。

他連忙一揮手,黒魔樽光芒一閃,一個一頭白發的魁梧身形出現。

白發漢子向北冥玄一抱拳:“先生。”

北冥玄說:“白兄,辛苦你去南面接應一下袁道友,他身上有我和靈兒的血契之力,你可以感應得到。”

白發漢子正是北冥玄從噬靈族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供奉与马帮首领(第一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光辉史诗

中原第一帅

光辉史诗

风消逝

光辉史诗

楠阿珠

光辉史诗

时光菌

光辉史诗

梦锦旭

光辉史诗

大侠帅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