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事喊家长(求订阅)》。

老人道:那女人的丈夫是誰?聽說你連白云城主的那一劍天外飛小老頭嘆了口氣,道:我只怕你自己會后悔

第四十四章 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出门之前,丁雨曾把孩子送去爷爷奶奶家,她向赵盘的父母说过行程,提到过火星可能出事的猜测。

在机场,她还向全球著名记者克莱尔打听过消息,虽然没说具体情况,但是媒体嘛,反而是泄露风险最高的。

然后是昨天夜里,绑匪中有个人隔门跟她说了几句话,当时她情绪濒临崩溃,苦苦哀求对方放了自己,也说出了丈夫可能在火星出事的消息。

鞠东伟脸色难看,这次不是装的。

劫匪那边他暂时不担心,赵盘父母和记者是最大的隐患。他并不知道克莱尔和总裁的关系,因此心中焦虑,拿不准该怎么处理。

如果立刻向总裁汇报,以公司强大的财力和影响力,事情应该还能捂得住,但自己肯定没有好下场,轻则挨一通骂,重则饭碗不保。

他是个自私自利的人,当然不会为公司的声誉和损失搭上自己的职业生涯,所以思量再三,选择了隐瞒此事,先完成总裁交代的任务。

于是他立刻郑重其事地说:“嫂子啊,我现在可是遇到大麻烦了!你千万得救我……”

丁雨听他说的这么严重,也惊慌起来:“这是怎么说的,我没想到会这样啊,怎么救你?”

“你告诉我,是谁泄露消息给你的,只有找到这个人,我才有活路啊。要不然我工作丢了,今天垫上的两百万赎金没处报销,最可怕的是,我可能还有牢狱之灾啊!”

鞠东伟越说越严重,丁雨现在对他完全信任,根本没有任何怀疑,她迟疑沉默了两秒,终于一咬牙,说出来秦家兄妹的名字。

她心里默念着:“小妹妹,你们可别怪我啊,我也是不得已……”

当然,她隐约也有点怨气,毕竟自己被人掳走,他们兄妹二人似乎都没有什么救援行动,至少她刚才搜索了一下网络,没有任何关于自己失联的消息,坐车出行也没有提示异常,显然警方也没有接到报案,这让她不得不怀疑,这兄妹二人到底是怎样的身份和目的。

鞠东伟内心很激动,但表面上装得很平静:“秦安之、秦若素?他们长什么样?”

丁雨描述了他们二人的模样,鞠东伟立刻悄悄发送这两人信息,请总部同事帮忙搜索数据库,查找两人的真实身份。

他回过头却对丁雨说:“那些绑匪终究是隐患,我担心你和孩子的安全,不如跟我去马尔斯城吧。”

丁雨犹豫了:“这样不太好吧,我在那边人生地不熟的,还得带个婴儿,生活开销也是个问题……”

“这些你都不用担心,赵盘在火星也是有薪酬的,以前都用来还债了,现在拿出一部分来养你们娘俩,还是足够的。”

鞠东伟早就想好了,只要把丁雨牢牢拴在身边,就不用担心她再去报警,而且赵盘也会心甘情愿受他摆布,一举多得。

“可是我怎么跟公公婆婆解释这个事情呢?”

“这样吧,我代表公司邀请你们全家去马尔斯旅游,让老人也去参观火箭发射基地。到时候你劝说老人也/p>

“因為這讓我想起了一件往事。”

“什么事?”

“曾經也有人賣給了我一顆果子。就是那顆果子,改變了我的整個人生。”

“改變你的整個人生?這么神奇?哪家果園的果子,我也想去買顆嘗嘗。我就不信,這個世界還有比我們家更會種果樹的。”

農濤輕輕搖了搖頭。

“怎么,我說的不對?”

“那不是果園賣給我的,而是一家書店。”

“什么?不是果園,是書店?哪家書店?”明眸還想要追問什么,卻被農濤擺手打斷了。

“現在應該歇夠了,我們該去抓賊了。”

明眸舉起手:“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

“講。”

“你為什么要把蘋果汁水擦在我的肩膀上,而不是你自己的衣服上?這可是我才換的,不過穿了一個星期而已。”

瞧瞧,誰說這小子傻的,這哪里傻了?

農濤故作疑惑:“有嗎?”

“喂,我雖然眼睛小,但不代表我瞎啊。再說了,你到現在還沒有把手從我肩膀上拿下去。”

“哦,是嗎?”農濤索性不再佯裝,將手再次放在明眸上衣上擦了擦。剛才偷偷摸摸的,都沒擦干凈,手上其實還是黏糊糊的。

“喂,別以為你是總局來的督查就可以為所欲為啊。”

“干嘛那么介意,而且我剛才明明看見你自己也擦了。”

明眸一臉嫌棄:“你沒聽過,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衣服就是女人懂不懂?我可以自己欺負自己的女人,但你會讓別人碰你的女人嗎?”

農濤無言以對。被這么一說,他還真有些負罪感,只好厚著臉皮道:“抱歉,我們總局的人就是可以為所欲為,如果不服的話,你可以去找你們高督導咨詢一下。”

“切,”明眸翻了個白眼,“你這督查來之前都不做做工作的嗎?我要找你麻煩,當然不是去找高督導,他肯定會看在大局的面子上給你撐腰,而且他也不是修士,就是找你麻煩也不痛不癢。”

農濤攤開雙手,不置可否。他就是做足了功課才這么建議的。

“所以,我要告狀不會找高督導,我要去找桐凰局長。她一定會幫我出這口氣的。而且她是中更境界,比你高兩個境界,完全可以揍得你毫無還手之力。”

農濤也不否認自己的修為問題了,大大方方地承認了:“我是右庶長境界,是打不過她,可她敢嗎?”

明眸想也不想:“她當然敢。”

農濤回憶了一下自己來之前看到的相關檔案,好像上面真的提過此人脾氣不好,還有目無領導的前科。

所以他也懶得跟明眸瞎掰扯,一個縱身,跳到西方的一棟高樓頂上:“快走抓賊了。我有預感,這次的對手很狡猾,肯定會繼續兜圈子的,我們還是跟緊點,免得被對方走脫了。”

結果明眸卻沒有跟來,而是站在原地對他大喊:“你去抓賊,為什么要往西啊?”

“不是你說他往西去了嗎?”

“可他現在又往北去了啊!”

水妖看著張航微微一笑。

張航想要施展閃云步躲避,可惜全身沒一點知覺。

心里不禁慘然一笑,多少合體修士都沒能奈何的了自己,如今卻要死在一只渡劫二期水妖手里。

正在張航感嘆之時,小白突然閃出,朝著水妖一道綠光閃出,頃刻到这个位置,一切的规矩都变得不重要,资源是宇宙的,并非个人,也并非某一方势力,老夫需要,就可以拿来用,过分吗?”。

  “亏你号称学者,居然信奉这种强盗理论”温蒂宇山冷喝。

  新......

河內皆破之四年轉徇也未必能要了燕南天南燕輕嘆一聲,正要去勸魚兒,但愿你莫要忘了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事喊家长(求订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漫漫侠客行

小狐昔里

漫漫侠客行

弹指一笑间

漫漫侠客行

老八零

漫漫侠客行

仰望星空

漫漫侠客行

白红啤

漫漫侠客行

月间的哞哞